吴长江披露雷士引入德豪润达幕后故事

2013-01-10来源: 南方都市报关键字:吴长江  雷士  德豪润达

    “回想过去这一年,我的心情此时此刻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想痛哭,想呐喊,想骂娘,甚至想找人打架,但最想好好休息几天。”2012年的最后一天,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在其微博上写下这段话。就在几天前,吴长江引入德豪润达,雷士照明格局从“三国杀”变成了“四人麻将”,“吴长江欲套现跑路”等各种传言纷至沓来。

  昨日,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向南都记者独家吐露其引入德豪润达的过程及真实意图。吴长江坦言,雷士现有的不过是渠道和品牌优势,“再不改变,就不行了”,希望抓住LE D产业更新换代机遇,将雷士从目前30多亿规模做到百亿规模以上。

  吴长江更首度透露,雷士照明最快将于月底前召开股东大会,新增董事,他也很可能重新担任董事长。

  德豪润达早有预谋

  南都:近两年来,LED产能过剩、盲目投产、恶性价格战等等问题频发,您为什么在这个时候选择了德豪润达?

  吴长江:最先他们投了几十个亿做生产、研发,这是一笔很大的投入。整个行业都认为这个老板疯了,这么大的量,M O C V D外延芯片机买了几十台设备,甚至有专家说,德豪和三安加起来的产能足以满足全世界的量。

  第二,它是国内的团队,我过去对他们有误解,有偏见———国产芯片专利能否突破?质量是否稳定?后来他们邀请我去公司考察。现在想起来,可以说是早有预谋,而且胆大心细。我原来只是知道德豪能做出很好的东西来。但是,看过他们的公司以及产业布局后,设备不用说了,一百台机器是最新的;封装自动线4秒钟一个,绝对好。

  再比如,有个产品,德豪开出的价格,比我们规划的还要低25%,假若把这25%的利润放到市场上,推动LE D的全面普及,那样竞争力就太可怕了!

  他们是拿身家性命赌这个产业,政府也拿出20个亿支持。他们赌下去了,这几年卧薪尝胆,做出的产品性价比让人吃惊,也让我震撼:如果雷士再不改变,就有可能被淘汰。

  南都:不跟德豪润达合作,雷士难道就没法转型吗?

  吴长江:我们雷士优势在哪呢?主要是渠道网络比较强,品牌认可度高。我们在思考,怎样可以迅速占领市场,在行业内脱颖而出?乱世出英雄,如果太平盛世反而可能就没有机会了,现在抓住了,可能会很快达到一两百亿!借LE D产业的更新换代,做到300亿就是世界前三,我觉得非常有可能做到。

  G E(美国通用电气)也找过我们,我们的董事会也讨论过买G E,直接进入世界前三,但怎么消化却没有想好。我想走中国特色的路,不想通过并购,希望通过自有的优势资源,有能力管控,而不是一夜之间催肥。

  现在大家都看好LED这个行业,前景非常好。之前LED产业是一窝蜂投资,无序竞争,优势的企业没有形成规模效益。我们这样一做,把门槛提高了,逼着那些企业转型。

  春节前或回董事会

  南都:跟德豪润达换股前,您和现任董事长阎焱有沟通吗?

  吴长江:德豪润达公告前一天,开了董事会,大家谈得比较好。公告出来之后,我们(指和阎炎)没有通过电话,我也没有解释,也不好回应。1月6日,我见到阎焱,他稍微有些怨言,“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大股东是应该商量,但我又不是董事。为什么没商量?和德豪谈这个事情的时候,还没有定下来。但后来我和阎焱沟通得还是比较愉快。

  王冬雷也见过他们两次。阎焱主动说,你们赶快向董事会发一个函,要求召开股东大会,增加董事,任命我(吴长江)为董事长。年前就可以开,发一个公告。快就是月底,慢也就是春节前。

  南都:去年9月底,阎焱曾公开表态称,“心目中理想的董事长人选是吴长江,现在已经在走流程,吴长江回归董事会不会超过3个月”。但是您回归的时间表一再更改,你们之间还有争执?

  吴长江:不是。在香港上市的公司,董事会是最高权力机构,章程决定一切,章程就是法律。他也不是逗我玩,我好好做,他一定会支持我。他说的话是真的,他会支持我,前提是我要按章程办事。

  公司章程是公司的最高法律。当初上市的时候他们说是标准版本,结果发现,董事会的权力非常大。他们牢牢控制着董事会,一定会支持我,前提是我要听话。

  南都:2012年的最后一天,您在微博上说,回想过去这一年发生的事情,想痛哭,最想的就是赶快回家跟家人一起,找个安静的地方关掉手机,好好休息几天。创业不易,守业更难。如果从创业者变成打工者的角色,会不会心有不甘?

  吴长江:有人说,我入股德豪润达是想放弃雷士。你相信吗?我不是想离开雷士,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我都留下来了,我也都坚持住了。公司现在交给我经营管理了,我依然会留在雷士,我没有要放弃雷士的想法。我回董事会是迟早的事,我不急,我从来没有催过阎焱。

  “我也是在冒险”

  南都:外界对您和德豪换股多很多猜测,您最真实的想法到底是什么?

  吴长江:外传我和德豪换股赚了3个亿,用他们的算法,好像是这么回事,但我不是看这个,我也是在冒险,我没有从中拿走一分钱,是锁定三年,我还想多增发,但我没有钱!我就7个多亿港元。这只能说明我对未来是看好的。

  我也不是要离开雷士跑路,一年风雨,稳定了。现在我是第四大股东,将来我也是希望继续管理雷士,所以我没有放弃雷士的想法。

  也有人解读为这是我想曲线回归董事会,但我的回归是迟早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催过。而且我现在实际在运作雷士,也没有必要这样计较。

  这次合作是德豪润达主动找我的,我是让他们先去和其他股东谈后,才进行的合作。我之所以同意合作,就是牺牲第一大股东的地位和权利,找一个对企业未来发展更有帮助的合作伙伴。在行业转型期,非常考量企业决策者的智慧与胸怀。如果没有这种魄力和胸怀,那就丧失掉机会。雷士与德豪在产业链上优势互补,双方的合作极大地快速地推动了两家企业各自产业的转型升级,而且也推动了整个LE D产业的良性快速发展。因此,双方的结盟,对于投资者、股民来说,都是一个利好的消息。

  南都:德豪润达为什么要和您交叉持股?

  吴长江:德豪的董事会开会决定,一定要买我的股票,认为捆绑在一起,董事会才会起作用,他们看好“雷士吴长江”这五个字。

  我建议他们买阎焱、施耐德的股权,后来他们开会一定要把我捆绑。我说,我是第一大股东,尽管是我在操盘,但我不是董事会成员,我按章办事。

  他们先和其他股东商议,这些股东都开口说,非每股3元不卖,最后才是找我。我建议德豪主动和阎焱、施耐德讲,希望得到他们的认同,不希望雷士董事会再出现分歧和内讧。我现在去德豪做第二大股东,德豪成了雷士的第一大股东,按照合情合理的董事会架构,各三位董事,大家决策可能更合理更科学。

  南都:同样是创业者,王冬雷(德豪润达董事长)也是实业起家,您怎么看跟他之间的异同?

  吴长江:创业的人看到的都是机会,60%到70%的机会都可能会投进去。我胆子够大的了,王冬雷的胆子比我还大。我曾经讲过,天上不会掉馅饼的。我们做决策肯定是要冒一些险,如果大家都看到的机会肯定不是机会了,企业家的高度就是在这里,要有前瞻性,要有超前的眼光,正是这个成就了雷士和德豪。

关键字:吴长江  雷士  德豪润达

编辑:马悦 引用地址:http://news.eeworld.com.cn/LED/2013/0110/article_8616.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2013年LED代工厂生死抉择 倒闭还是转型?
下一篇:离线式PFM可调光LED恒流驱动器XL5003及其应用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推荐阅读

地下雷士:吴长江“精神教父”的蜕变之路

  资方买不到的那个雷士   反目之前,吴长江在股权结构上就没有绝对的话语权了。   在香港上市的雷士,第一大股东赛富持股18.48%,第三大股东施耐德持股9.2%,加起来大大超过吴长江的18.41%。   吴氏当初曾费尽心机、不惜翻脸,将占公司大头的创始伙伴赶走,足见此人对控股权力之重视,为什么甘于股份逐渐被稀释,成为小股东?   现在大家都知道答案了:除了股份,吴长江手上另有与资方搏杀和讨价还价的筹码。这就是渠道,雷士的核心价值。   赛富方面领头人阎焱一再认为吴长江搞“价值转移”,所谓的转移对象,说的就是雷士的渠道。任凭你赛富、施耐德、高盛如何吃进股权掌控董事会,只要渠道跟吴长江是利益共同体,是一条心,吴长江就有翻牌的筹码
发表于 2012-09-11

雷士照明的“新征程”:当吴长江回归之后

      雷士照明9月4日晚发布公告宣布吴长江回归,但所任职位并不是重新担任公司的董事长,而是担任公司新设立的临时运营委员会负责人,这意味着近四个月的雷士内讧暂告一段落。受此影响,9月5日,雷士照明开盘大涨近14%,最终收盘涨近8%。   雷士惠州厂复产   而吴长江的回归,也已经使雷士照明的一切都在悄悄发生着改变。   “其实惠州工厂已经复产十几天了,从上次吴总见了阎焱之后开始,大家就决定要好好做事了。这几天一直在抓紧招聘,目前,惠州工厂还差几百个工人,招聘情况不理想,现在是加班加点的生产。”雷士照明品质中心总监段海琼告诉记者。    
发表于 2012-09-06
雷士照明的“新征程”:当吴长江回归之后

吴长江:解开死局须抛弃私人恩怨

    雷士照明深陷管理权争斗,董事会拒绝创始人吴长江回归,创始人携员工和经销商“逼宫”。到底吴长江辞职是处于自愿还是入了圈套?阎焱声言吴长江行贿究竟是真还是假?外资施耐德到底是狼还是羊?     第一节寄望召开特别股东大会     吴长江,1965年生于重庆铜梁,1998年创办惠州雷士照明有限公司。2010年,雷士照明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2012年5月25日,雷士照明宣称,董事长兼CEO吴长江因个人原因辞职。此后,雷士照明陷入动荡之中,工人罢工两周,高管离职不断。2012年8月17日,吴长江专程赶到惠州工厂进行安抚。  
发表于 2012-08-24

吴长江出走雷士照明之谜

     5月25日当晚,吴长江发微博说:“等我调整一段时间,我依然会回来的,我为雷士倾注了毕生的心血,我不会也永远不会放弃,请大家相信我。”     当天早些时候,雷士照明公告,董事长吴长江辞去所有职位,由阎焱接任董事长。此消息一出,激起千层浪。     由于阎焱的另一个身份是赛富亚洲创始合伙人,赛富亚洲又是雷士照明的大股东。所以创始人吴长江的出走,外界对此的猜测是“被投资机构逼走”。     但两位接近雷士照明的人士透露,吴长江辞职的真实原因是,因为个人原因
发表于 2012-06-07

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辞职 传因投资人夺权

      雷士照明(02222.HK)上周五发公告称原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吴长江辞去全部职务,股价盘中大跌三成。吴长江的突然离开,有坊间传闻是其与投资人矛盾激化被“逼宫”的结果。   昨天《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试图联系赛富基金管理合伙人阎焱,但其电话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一位熟悉雷士照明情况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PE对企业发展影响力主要体现在上市前,会更多地干涉企业的业绩目标、企业发展战略等等。在这种情况下,投资人与企业发生分歧导致投资人中途“换人”的情况并不少见,比如去年母婴用品零售商红孩子因为投资人与创始人就企业发展战略理念不合,最终导致VC介入管理,创始团队
发表于 2012-05-28

雷士照明发展势头良好,有望成为全球最大半导体照明产业

照明行业年度盛事,“2018中国LED照明灯饰行业100强”在中山华艺广场迎来揭榜时刻。本届发布会上,我国LED照明灯饰行业首次同时迎来两家百亿级照企,再度掀开新篇章! 其中,雷士集团实现连续两年破百亿,雷士照明更是成功问鼎“2018年度中国照明行业十大品牌”第一名,再度成为业界瞩目焦点。  第一家!雷士集团连续两年业绩破百亿6月10日,“2018百强榜”发布会,中山华艺广场,这是属于雷士集团的又一高光时刻。 榜单显示,雷士集团实现连续两年破百亿,涵括上市板块与非上市板块业绩,2018年度整体营收双位数增长,照明板块营销净利润突破6亿元。凭借优异的业绩表现,雷士集团成为我国照明行业第一家连续
发表于 2019-06-12
雷士照明发展势头良好,有望成为全球最大半导体照明产业

小广播

颜工专栏

LED专区

现任华润矽威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高工,上海市传感技术学会理事、副秘书长。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9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