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拿半导体施压韩国,日韩贸易战准备开打?

2019-07-08来源: EEWORLD关键字:日韩贸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通过精准打击中兴通讯、华为技术等中国企业,让美国获得了哪些利益,目前无人知晓。美国英特尔、高通等企业比较着急,因为他们马上要丢失最大的用户。所以在G20召开后的6月29日,特朗普通过见记者的方式,宣布暂缓对华为的禁运。


在美国还没有正式宣布禁止使用华为等中国企业的产品时,早在2018年12月10日,日本就先声夺人,由官房长官菅义伟亲自宣布禁止企业使用华为等中国企业制造的通讯设备。日本曾经是个半导体大国,也做过通讯设备方面的世界第一把交椅,对相关行业有着超乎寻常的理解,在美国之前早就已决定“排除”华为了。


日本在“排除”了华为之后,7月2日,日本宣布对韩国半导体材料的出口进行管制,时间从7月4日开始。


7月2日当天,美国巴德学院(Bard College)教授沃尔特·拉塞尔·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在《华尔街日报》上撰文说:“特朗普去了日本,日本变成了特朗普。”米德教授眼里看到日本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其中之一便是“对韩国出口半导体方面的产品做出了严格的限制”。



历史问题引发日韩对峙


向特朗普学习,如果对哪个国家不满意的话,就从半导体业务上制裁这个国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这方面做得尽善尽美。


在G20峰会上,日本对韩国特别冷淡。日本刚刚通过种种外交努力,让本届峰会比去年的阿根廷峰会有很大进步——在共同声明中写进了“自由、平等而且无差别的贸易”理念,但共同宣言上的签字笔墨未干两天,日本就已宣布要通过半导体业务制裁韩国了。


日本这些年的“待客之道”受到了世界的好评,尤其中国旅客,几乎去了日本一趟就会愿意再度去那里观光访问。但我们这个世界能量守恒,有热便会有冷。日本对韩国之冷淡超乎想象。


韩国在哪方面招惹了安倍?问题也还是来自历史。


二战期间,日本征用过大量的朝鲜半岛劳工,从中国绑架了相当多的劳动力去日本服苦役。这些年,中日之间绑架劳工方面的问题基本获得解决,但日本在朝鲜半岛强征劳工(日语简称为“征用工”)的经济补偿问题上,一直坚持称在1965年签订的日韩请求权协定中“已经解决”,该协定已让韩国个人的请求权“消失”。如果此时再度提出请求权问题,日本政府认为这是“从根本上颠覆了法律的基础”,对韩国个人提出的请求问题,一概持坚决否定的态度。


1945年二战结束后,1965年6月22日日韩实现了邦交正常化。两国建交时签署了一系列的协定,根据这些协定,日本向韩国提供5亿美元的政府贷款,其中3亿美元为现金赠与,2亿美元为长期贷款,还提供一般民间商业贷款3亿美元以上。日韩双方根据《旧金山对日和约》第四条(A)款的规定,解决了两国政府及民间的财产、权利及利益的请求权问题。日本方面认为,1965年8亿美元代替了对韩国的赔偿问题,日韩之间不再存在个人向政府追求赔偿的“请求权”。


但是,韩国民众对8亿美元的赔偿并不太清楚,在日本当过征用工的人大多也没有从韩国政府那里得到相关的补偿,征用工问题拖延了下来。2009年,韩国政府正式说过,征用工的对日补偿的请求并不成立,但独立于政府之外的韩国大法院,则在2012年作出判决,认为日本企业对征用工负有赔偿责任。到了2018年,韩国大法院对新日铁住金(现在日本制铁公司)发出了损害赔偿的命令。



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日本不断向韩国政府施加压力,希望能按2009年的方式,由韩国政府出面谈请求权的消失问题,但文在寅总统并未充分理会日本的意图,日韩关系进入冰冻期。


用禁运半导体材料的方式打压韩国


以安倍和特朗普的关系,尤其看到特朗普在2018年打压中兴通讯获得成效,现在追击华为,让整个世界感觉到了美国的厉害后,通过在半导体方面的禁运,打击其他国家的产业,在安倍看来效果会相当的好。


从7月4日零时起,日本发动对韩国出口限制的“第一波”攻击。主要在半导体三个品种上,对出口许可手续进行严密的控制。三种产品主要是:手机及电视屏幕上使用的“高纯度氟化氢”、在半导体基板上涂覆的感光材料“光致抗蚀剂”及半导体洗净时需要使用的“氟聚酰亚胺”。这三种产品日本在世界占有的市场比率都非常高。


过去,日本企业向韩国出口相关产品一次申请能够获得3年的出口许可,但从4日开始,每次出口均需向政府提出申请,而且审查时间会非常长,最重要的是可能最终不能拿到许可证。从相关人士那里获得的信息是,经济产业省正常的审查时间为90天,超过90天不足为奇。


日本政府还准备了“第二波”攻击内容。日本国家向可以信任的国家出口产品时有个“白名单国家”。韩国如果不“痛改前非”,日本将会把韩国从白名单国家中移除。不在白名单国家中,今后在机床、碳纤维等方面的出口将会非常困难。日本已经做好准备,在下个月(8月)正式将韩国从白名单国家中踢出去。


从目前可以预测到的打压韩国的效果看,应该与安倍设计的结果大致相当。三个产品的禁运,很快将让韩国企业感受到材料的严重不足,之后是韩国企业对外出口也将受到影响。看一下韩国贸易会的调查结果,能知道得更清楚。高纯度氟化氢对日本的依赖程度为93.7%、光致抗蚀剂91.9%、氟聚酰亚胺43.9%。目前的库存仅够几个月(应该是不超过90天),便是日本给出出口许可,但韩国那里也基本上没有可用的产品,必须停工了。


能否去其他国家采购相关产品?从日本企业方面获得的消息是,相当的困难,而且韩国企业自己研发,想做出相关产品也很不容易。


结果日本禁运消息刚一传出,3日韩国股票市场便开始下跌,企业惊恐万状。


韩国综合股价指数走势图


韩国兴起抵制日货风潮

由于日本政府对韩国采取“经济报复”措施,限制向韩国出口半导体材料,近期,韩国国内“抵制日货”的声音加大,且有持续发酵之势。


据日本《朝日新闻》7日报道,最近,在韩国首尔市的部分超市内,日本啤酒等来自日本的商品已经全部下架。社交媒体上,许多韩国网友呼吁韩国人不去日本旅游,声势越来越大。日媒称,众多韩国民众把对日本政府的不满转移到了日本产品和文化上。虽然影响可能仅局限于现阶段,是暂时性的,但多数日企对此表示不安。


6日,首尔市阳川区住宅街的一处超市卖场内被人贴了一块告示,上面写着“不卖日本商品”。以前卖的日本产调味料、方便食品等都找不到了。4罐1万韩元(约合人民币60元)的札幌啤酒本来是热卖商品,但超市店长称:“为了国家,决定不卖了。销售额是会减少,不过在日本撤回‘贸易报复’之前,我还会继续这样的。”


韩国人踩纸箱表示抗议(日本TBS电视台)


这家超市是韩国市场协会的一员。5日,韩国市场协会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附近召开了会议,宣布中断贩卖日本商品。在现场,协会工作人员踩瘪了印有日本企业标识的纸箱,并向全韩国播放了这一画面。韩媒称,大约230家商店参与了抵制日货活动,包括便利店在内,至少动员了10万人。

可预见的双输结局


从彭博社等外文媒体对特朗普打压华为的报道看,特朗普追求的是中美“双输”的结果,只要美国输得比中国少一点就是胜利。安倍打压韩国,从半导体入手,追求的也是双输效果,而且也非常有信心,那就是日本输得比韩国要少。


一旦韩国企业不能顺利地从日本那里进口到相关产品,三星电子、SK海尼克斯等会立即受到影响。美国调查企业HIS公司发布的调查结果是,2018年三星电子在半导体记忆元件DRAM(动态随机存储器)世界市场中的占有率为70%,在闪存元件NAND方面也有50%的占有率。DRAM及NAND不能顺畅销售的话,电脑、手机等产品当然会受到影响。


安倍看到的可能是日本用的电脑、手机基本上都是中国产品,该是中国企业最为着急,但实际上韩国半导体企业的机械设备是日本企业提供的。产品没有了市场,企业自然就不再追加投资,世界最重要的机械设备供应商基本都在日本,日本并不会在这场半导体之战中得到好处。


日本对韩国禁运后,韩国立即拨出6万亿韩元(约350亿人民币)从事半导体材料的研究。一旦韩国的研发最后获得成功,那么日本企业的产品将不再是韩国企业的首选对象,而且日本企业因国家一纸命令便不能向其他国家出口产品,企业信用成了很大的问题,韩国之外的企业也不敢持续向日本订货。日本国内并无相关企业需要大量使用相关产品,徒有技术,却不能发挥技术特点,不能持续获得利益。


双输的局面显而易见。


文在寅与安倍(资料图/IC photo)


日企支持国家的政策


人们可以看到,在特朗普对华为禁运的时候,美国企业不断向特朗普求情,希望将自家企业的产品不要放在禁运名单内,同时向总统报告企业最终受到的损失,让特朗普在6月29日暂时放缓了对华为的禁运。


但日本情况很不一样。

[1] [2]

关键字:日韩贸易

编辑:muyan 引用地址:http://news.eeworld.com.cn/manufacture/ic466868.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大摩:三星的7nm实力还无法与台积电抗衡
下一篇:台积电、三星同时享有英伟达7nm订单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推荐阅读

日韩贸易战将对半导体带来多大的影响

记忆体,将影响手机、电脑到伺服器等终端产品出货。而一场贸易战,真的会导致全球电子业断链吗?以下是日韩贸易战的3大关键提问释疑。问题一:南韩记忆体可能断货,间接影响全球电子供应链?「(价格)可能回升,但程度不至于到断货」,一位台湾记忆体大厂技术主管研判,三星、SK 海力士的记忆体库存应超过3 个月,也就是说,即使审核期最长3 个月,他们仍有办法支应需求。台湾一家半导体厂总经理甚至认为,日韩贸易战反而替市场调整原先产能过剩、价格走跌的困境,成为三星拉抬记忆体价格的理由。去年下半年,全球记忆体价格开始下跌,根据研调机构TrendForce 统计,去年第四季DRAM(动态随机存取记忆体)平均销售单价跌幅将近8%,今年也连两季下跌。7 月10 日
发表于 2019-07-22

日韩贸易战,导致DRAM价格即将上涨

于数据临时存储的DRAM领域,三星电子和SK海力士这2家韩国企业掌握7成市占率。有分析认为,由于材料出口管制,「供给有可能暂时减少」。零部件厂商等似乎正在增加库存。半导体记忆体由于来自智慧手机的需求下滑等影响,供给过剩迹象明显。英国调查公司IHS Markit 的首席分析师南川明表示,「库存充裕。价格上升或许只是暂时现象」。记忆体储存研究DRAMeXchange 则指出,DRAM、NAND 因日韩贸易战及Toshiba 跳电产能减少,近期呈现现货价格上涨,日韩贸易战的爆发,使得业界盛传记忆体价格将反转,DRAMeXchange 分析指,因DRAM价格已历经连续三个季度快速下滑,下游模组厂的库存水位普遍偏低,也因此部分模组厂利用此一原物
发表于 2019-07-19
日韩贸易战,导致DRAM价格即将上涨

日韩贸易战有助于存储器产业库存去化而回暖

汇丰驻韩国半导体及OLED产业分析师Ricky Seo表示,日韩贸易战对存储器产业的影响是好是坏,取决于僵局的延续时间。  Ricky Seo指出,若日韩贸易战止于短期,那么存储器厂在4到6个月内库存就会消耗完毕,缺货可能导致价格急涨,这将对厂商有利。但若战线被拉长,存储器厂可能将会承受损失,因为终端需求将无法承受高涨的价格,进而导致反向走弱。 近段时间以来,日韩贸易战和旺季带来了NAND Flash的涨价效应。DRAM方面,南亚科总经理李琣瑛曾表示,第三季度虽然销售量以及需求有较第二季再回升,但目前原厂供应商的库存仍高,第三季度DRAM价格跌势难止,但跌幅可能比第二季度的15%要小。 
发表于 2019-07-18
日韩贸易战有助于存储器产业库存去化而回暖

中美、日韩贸易战频发,中国半导体发展之路该如何走

美中或是日韩贸易战,均以科技领域为主战场,都涉及到半导体层级,反映半导体是科技竞赛的主战场。半导体是现代资讯产业的基础和核心产业之一,为衡量一个国家科技发展水准乃至综合国力的重要指标。更重要的是,美中或是日韩贸易战将使全球化垂直分工所基于的商业信任和自由贸易规则遭到破坏,未来各国恐更加重视供应安全与自主可控,是否造成资源浪费、研发和投资效率低落等问题,值得深思。即便是全球半导体供应国之首的美国,占有国际附加价值、技术含量最高的环节,但因中国业务占美国半导体业者比重均在3成之上,更遑论部分美系半导体大厂的中国合计客户占比高达5成以上,故在美中贸易战之下,美系半导体厂业绩也相对受损。同样地,中国半导体业近年来虽高速成长,但部分环节发展
发表于 2019-07-18

日韩贸易战恐影响内存价格波动

继6月中旬东芝断电事件后,日本政府近日宣布从7月4日起,开始管控向韩国出口3种生产半导体、智能手机与面板所需的关键材料,造成存储器产业下游模组厂出现提高报价状况…… 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DRAMeXchange)指出,继6月中旬东芝断电事件后,日本政府近日宣布从7月4日起,开始管控向韩国出口3种生产半导体、智能手机与面板所需的关键材料,造成存储器产业下游模组厂出现提高报价状况,然而,由于目前DRAM和NAND Flash库存水位仍高,加上并非完全禁止原物料出货,仅是申请流程延长,短期结构性供需反转的可能性低。 日韩贸易战的爆发使得业界盛传存储器价格将反转,集邦咨询分析指出,因DRAM价格已历经连续三个季度
发表于 2019-07-18
日韩贸易战恐影响内存价格波动

日韩贸易战效应 群联:NAND价格有望再涨30%

NAND Flash近期市况热门,日韩贸易战更让NAND Flash价格看涨。NAND Flash控制晶片暨模组厂群联董事长潘健成表示,7月以来,现货价格已经涨约超过一成,理性来看,未来还有20%至30%的上涨空间;如果市场恐慌性需求发生,甚至再涨五成都不过份。NAND Flash近期价格翻转向上,潘健成说,这波其实已经酝酿一、二个月,先前NAND Flash价格走低,主要是市场上库存水位高带来的压力,但第3季有传统拉货需求,加上第1季减产产生的效应,逐渐在第2、3季开始发酵。近期还有东芝存储器厂区停电、日韩贸易紧张等事件发生,潘健成认为,第3季的NAND Flash市况并不差。不过潘健成也提到,现在是瞬间需求出现变化而导致缺货
发表于 2019-07-14

小广播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市场动态 半导体生产 材料技术 封装测试 工艺设备 光伏产业 平板显示 电子设计 电子制造 视频教程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9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