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Global360iot全球物联网观察

文章数:846 被阅读:1505252

账号入驻

起诉美国政府,华为要求撤销禁令!

2019-05-29
    阅读数:

华为心声社区5月28日发布公开信息,华为已对美国提起诉讼并将于当地时间28日提出简易判决动议。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发文称:


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针对华为的剥夺公权法案,华为已提起诉讼并将于周二提出简易判决动议,要求法院宣布该法案违宪。该禁令是典型的剥夺公权法案,违反了正当程序。


该法案直接判定华为有罪,对华为施加了大量限制措施,其目的显而易见,就是将华为赶出美国市场。这是“用立法代替审判”的暴政,是美国宪法明确禁止的。


希望美国法院能和处理以前的剥夺公权条款和违反正当程序案件一样,宣布华为禁令违宪并禁止执行。


这一声明也发表在了美国《华尔街日报》等媒体上。

 

 (华尔街日报)


从去年华为CFO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开始,华为就一度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直到近日,华为所遭遇的一系列“不公平”对待。这段“至暗时刻”似乎有点长。忍无可忍之下,华为开始反击,对美国提起诉讼。

 

5月21日华为创始人、CEO任正非在深圳华为总部接受了央视记者采访。他表示:“我们从来没觉得我们会死亡,我们已经做了两万枚金牌奖章,上面题词是不死的华为。我们根本不认为我们会死,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32年来危机重重:从容化解

 

实际上,这样的坎坷,对任正非和华为来说,在过去的32年经历过太多,可能才让华为表现出今天的淡定。

 

1987年,时年43岁的任正非,失业、离婚、负债200万元,带着仅有的21000元在破旧的仓库里成立了华为。1992年任正非孤注一掷投入C&C08交换机的研发,他说如果研发失败,“只有从楼上跳下去”。1993年年末,C&C08交换机终于研发成功,其价格比国外同类产品低三分之二,为华为占领了市场。2009年,华为下定决心研究极化码,任正非坚持一条通往5G时代的“与众不同”的道路。2016年,在世界各大电信商云集的5G领域,华为拔得头筹……

 

任正非43岁才开始创业,不惑之年始见春,一手把“山寨公司”变成了震惊世界的科技王国。这一路走来,蹚的都是硬坎,啃的都是硬骨头。

 

而与美国对簿公堂也不是第一次,2003年1月24日,思科在美国得克萨斯州东区联邦法庭对华为的软件和专利侵权提起诉讼。对这场官司,思科精心准备。诉讼前,他们有计划地在全球投放了1.5亿美元的广告,以良好的公众形象获得优势。美国财经媒体认定华为侵权,对华为进行舆论审判。

 

任正非十分清楚,思科的真正目的是遏制华为在美国市场的持续发展,使思科在美国市场继续保持一枝独秀。他说:“敢打才能和,小输就是赢。”华为沉下心来一步步突围,在2004年下半年,双方正式达成和解。此后,任正非下决心把华为推向世界,即便是在国外一些地区持续亏损,他仍然坚持。

 

华为提起诉讼:禁令是暴政

 

2019年3月7日,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外媒记者会上宣布,华为已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指控美国2019年国防授权法第889条款违反美国宪法。该条款由美国总统去年8月签署入法,禁止美国行政部门机构获取华为的通讯硬件产品和服务。

 

“美国国会通过立法惩罚华为,且从未展示支持这些限制条款的证据,因此,华为不得不决定通过法律行动予以回应。”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表示,“该限制条款违背了美国宪法,妨碍华为参与公平竞争,最终伤害的是美国消费者。我们希望法院能做出有益于美国消费者的正确决定。”


(来源:网络)


5月16日,美国商务部产业与安全局(BIS)将华为及其非美国附属68家公司纳入“实体清单”。

 

5月28日最新消息,针对特朗普政府颁布的禁令,华为已提起诉讼,并将于当地时间28日提出简易判决动议,要求法院宣布该法案违宪。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和代理案件的华为首席律师Glen Nager在2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

 

华为声明称,该法案没有提供一个不偏不倚的程序来发现真相,直接判定华为有罪,是“用立法代替审判”的暴政,是美国宪法明确禁止的。


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来源:心声社区)

 

以下为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声明全文:

 

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早上好,欢迎大家参加今天的发布会。


相信大家都已注意到,美国政府接连利用立法、行政、外交等手段对华为进行打压。一个超级大国动用国家机器,全方位持续打压一家私营企业,破坏其正常运营,这是史无前例的。


事实上,美国政府迄今为止都没有提供任何华为构成安全威胁的证据。美国的系列动作,都是基于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猜测。


但是美国国会却通过了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NDAA)第889条,假定华为有罪,没有给华为任何辩护和提供驳斥证据的机会,而是直接“用立法代替审判”,这是美国宪法所明确禁止的。


今年3月6日,华为在美国提起诉讼,要求法庭判决NDAA第889条部分内容违宪。刚刚,我们向法庭提交了此案的简易判决动议。华为希望法庭尽快作出判决,判定NDAA中针对华为的限制措施违宪,同时禁止实施该限制措施。


有人质疑为何华为会对该法案发起反击,认为这起诉讼只是一场公关活动。事实并非如此。NDAA不仅会给华为带来损害,也剥夺了美国运营商客户和消费者选择先进技术的自由。


在美国,很多农村地区的用户常常被遗忘,他们无法享受可支付得起的宽带服务。多年来,我们与农村地区运营商一起致力于为这些用户提供平等地享用通信服务的机会。


但两周前,美国政府突然宣布将华为纳入实体清单,这一行为损害了全球170个国家使用华为产品和服务的客户以及全球30亿用户基本通信的权利,这其中还包括欠发达国家面临“数字鸿沟”的贫困人民。此外,实体清单还直接损害了1200余家与华为有业务往来的美国企业,影响了数以万计的美国就业岗位。


强大如美国,以举国之力,乃至动用全球外交资源,打压一个私营企业,不公平,也开创了一个危险的先例。今天是电信行业和华为,明天就可能会是任何行业,任何企业。司法是守护正义的最后防线,我们对美国的司法独立和正直抱有信心,希望通过法律来纠正立法者的错误。


保障网络安全一直以来都是华为的最高纲领,我们会在全球供应商和客户的支持下,竭尽所能,继续提供安全和先进的产品。但是美国以“网络安全”为借口来获得公众对其别有用心的行动的支持。美国的行为对网络安全毫无益处,只会提供一种虚假的安全感,转移大家对真正的网络安全挑战的注意力。


网络安全是各方面临的共同挑战。如果这也是美国政府的目标,我们期待着其转变策略通过诚实、有效的措施提升网络安全。


谢谢!


众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Glen NagerGLEN D. NAGER(来源:心声社区)


以下为GLEN D. NAGER声明:


女士们、先生们,上午好!


我是众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Glen Nager,是这起案件的首席律师。


今年三月份,华为在美国德克萨斯东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挑战《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2019 NDAA)第889条部分内容的合宪性。我们与政府一致认为,该案件提出的问题纯属法律问题,可通过交叉动议予以解决。因此,华为基于以下原因提交简易判决动议:根据完善的最高法院相关程序和上诉案件法,表面上看,第889条违反了剥夺公权法案条款、正当程序条款以及授权条款里的三权分立原则。


我们在简易判决动议中也提到,美国宪法通常限制国会立法权,并要求执行这些法律的权力只能授予给行政机构和法庭。宪法禁止国会针对性地惩罚特定个体,禁止国会针对性地剥夺特定个体的财产和自由,禁止国会行使行政和司法权力。但是第889条违反了上述所有宪法规则。


简易判决动议还指出,第889条违反宪法,是有针对性以惩罚为目的的立法。该条款直指华为。此外,该法案的支持者在立法辩论中承认,第889条意图将华为赶出美国市场,即将华为“驱逐”出境,这是典型的惩罚方式。此外,与法庭所维护的法律相反的是,第889条并不是为了达成合法的非惩罚性目的,如保护国防安全和政府网络安全。相反,通过限制联邦机构、与政府签署合同的实体、接受联邦政府资助和贷款的实体等与国防职能和政府信息网络并无关联的实体购买华为的设备,第889条进一步施加限制,但是这些并无益于达成其宣称的目的。此外,第889条并未限制上述设备在国防部门和国家政府信息网络中使用,也未有效应对通信设备全球供应链中出现的其他明显风险,这说明该条款涵盖的范围不足,其宣称出于非惩罚性目的并没有法律依据。事实上,立法记录表明,第889条施加限制的目的就是为了应对华为此前所谓的不当行为以及华为与中国政府之间的所谓关联。这是典型的惩罚措施和剥夺公权法案。


该动议还指出,出于同样的原因,第889条还违反了正当程序条款和三权分立原则。再次强调,第889条是有针对性的立法,唯独针对华为。此外,第889条并没有依据宪法给予华为进行正当程序的机会,直接剥夺了华为保护其财产和自由的权益。根据第889条,国会承担了行政机构和法庭收集事实和执行法律的权利,这违反了宪法的三权分立原则。换句话说,第889条是典型的“用立法代替审判”,这是美国宪法所明确禁止的。

 

真正解决安全问题:撤销该法律

 

华为认为,限制条款不仅妨碍了华为为美国消费者提供更先进的5G技术,将使美国5G商用节奏和网络性能落后,还将迫使偏远地区的网络用户在高质量、可负担的产品和联邦政府资助之间做出选择,让网络升级更困难、数字鸿沟加剧。

 

此外,对华为的限制还导致美国市场缺乏竞争,让消费者买单。根据行业预测,如果允许华为进入市场竞争可使整个行业的无线网络基建费用减少15%至40%,从而在四年间为北美地区运营商节省至少200亿美元开支。

 

郭平指出:“只有撤销这条法律,华为才有机会向广大美国客户提供先进的技术,建设最先进的5G网络。华为也愿意采取措施消除美国政府的安全担忧。取消该限制法案可以让美国政府与华为一起解决真正的网络安全问题”。



对于华为起诉此举,中国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今日对相关媒体表示,美国采用通过“临时紧急法案”的方法直接判华为有罪是非常不公平的,让国际之间没有规则和共识可言,他想把你怎么样就能怎样,这种行为非常糟糕。

 

项立刚表示,华为从法律角度起诉是非常正确的,一方面尽可能争取属于自己的权益,另一方面也可从道义和舆论上获得更多的支持。“后面就要看美国法院怎么应对,我个人认为美国如果想要更加强烈的制裁华为,是做不到的。”


整体来看,美国目前处于国内政治相对波动的阶段,华为的起诉,将对中美贸易谈判乃至美国2020大选的进程产生一定影响。而中美经济往来日益密切,贸易摩擦在所难免,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打破壁垒,共同探索处理方式。


写在最后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而任正非坚信:“我们根本不认为我们会死。”所以华为拍案而起,而他们选择通过法律和公平下的解决方式,表现出32年沉淀的从容与淡定,期待曙光的到来。



本文由“全球物联网观察”整理自心声社区、环球人物、观察者网、任正非传等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家都在看:

刚刚,英国ARM公司停止支持华为芯片!

谷歌服务中止,华为自研操作系统曝光?

华为三星全球和解的背后......


惊喜,或许就在这里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TI培训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8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