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Icbank半导体行业观察

文章数:10529 被阅读:31132597

账号入驻

日韩芯片大战,结果可能两败俱伤

2019-08-12
    阅读数:

来源:内容来自「财经十一人」,作者:MITSURU OBE and KIM JAEWON,谢谢。

三星的芯片面临着日本新出台的出口管制压力


大多数周末,首尔北部现代百货商店内的优衣库门店都熙熙攘攘,挤满了想要在这家以时尚又便宜而著称的日本连锁店里买几件衣服的顾客。但是在7月的一个星期天,它却空无一人。- 这是因为日益激烈的“抵制日货”运动正在韩国蔓延。


韩国人也停止了购买汽车,啤酒,化妆品和其他任何带有“日本制造”标签的东西。有些甚至取消了他们的暑假。“我们原计划在8月去冲绳,但现在改到了济州,”河先生说。他是一家总部位于首尔的金融公司的经理。“我的妻子也告诉我不要去优衣库了。”


有组织的抗议在韩国并不稀奇,它们往往很快就会过去。但是这次的抵制活动可能会有所不同。在韩国人心中,这些抵制活动关系到令他们的情感受到冲击的二战劳工问题,且韩国最成功的企业正在受到日本的攻击。


7月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政府决定收紧三种化学品的出口限制,这些化学品是制造智能手机和电视中的半导体和平板显示屏的重要原料,由此引发了韩国人的抵制日货行动。在这三种化学品中,日本的在其中两种里的市场份额都占到90%以上。因此,安倍政府的这次行动相当于掐断了为韩国高科技经济提供动力的引擎。


这一运动发生在日本国会参议院选举开始的那一天,引发了日本和韩国之间的激烈贸易争端。令人忧心的不仅仅是对其国内的影响,还有因中美紧张局势而已经动荡不定的全球贸易体系。金融分析师警告称,全球科技设备供应链也可能受到干扰。


韩国最大的公司三星电子已经感受到了贸易战的热度,像海力士这样主要的芯片制造商也是如此。“这是我们有史以来遇到的最糟糕的情况之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三星高管说。“政治家对这场混乱不负任何责任。即使这项限制令几乎毁了我们。”


三星副会长李在镕七月份访问了日本,希望能拿到供应将继续有增无减的保证。但是当他回到首尔后,三星给当地的供应商发了一封信,要求他们储备可用三个月的日本化学品。同时,韩国公司正在拼命寻找材料的其他来源。


在7月31日公布财报时,三星承认了这些挑战。“由于新的出口审批程序以及这一新程序带来的不确定性,我们正面临着困难。”副社长李明振在电话讨论第二季度营收时说。“前景尚不明朗”。


安倍政府计划在8月2日正式剥除韩国的“白名单”地位,相当于火上浇油,因为这意味着日本公司在出口敏感材料给韩国之前需要经过政府审批。


白名单地位,是政府间相互信任的象征。它允许韩国和其他26个国家一样免于这种审查。韩国用于生产汽车和半导体产品的大多数机械和部件都属于这一类。


美国在想办法缓和日韩之间的紧张局势,这两个国家是它在亚洲最重要的盟友。根据路透社7月30日消息,美国的一位高级官员催促日本和韩国签署  “维持现状协议”,防止事态进一步升级,并为开始谈判创造条件。但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Yoshihide Suga)否认了这一报道,称“没有这样的事。”


人们普遍认为,东京这次采取如此严厉的手段,与韩国最高法院在10月30日做出的一项裁决有关。最高法院要求日本新日铁为四名战时工人提供每人1亿韩元(约合8.5万美元)的赔偿金。这个裁定被视为是对日韩外交谅解的直接挑战。两国在1965年缔结的外交关系条约中申明,此类要求都已“完全和最终”得到解决了。


日本的担忧是,这一裁定可能为总计超过22万的其他受害者及亲属打开诉讼的阀门。大约有300家日本公司被指控在殖民时期强征劳工。潜在的赔偿可能会增加到200亿美元甚至更多。


1月,韩国一家法院批准扣押新日铁在PNR的部分股权。PNR是新日铁与韩国钢铁制造商浦项制铁联合成立的回收公司。被扣押的股权将用于支付给原告,这引发了人们对日本其他资产未来可能被扣押的担忧。


东京国际大学国际关系教授伊豆见元表示:“日本政府不会眼睁睁地看着韩国拿走日本的财产。”他补充道,如果韩国继续没收日本财产,日本将采取更严厉的措施。“无论需要多长时间,无论是100年还是1000年,日本都会要求归还被扣押的资产。”


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的公众舆论和亚洲政策研究员卡尔·弗里德霍夫(Karl Friedhoff)担心这场争端可能会走入僵局,从而使这两个经济体两败俱伤。


弗里德霍夫说:“达成某种短期停战的唯一途径是:韩国法院决定不将扣押的日本公司资产划为对韩国被强征的劳工的赔偿,而日本取消其出口限制”。 “但是这种资产清算即将成为事实,而且一旦如此,事态就会失去控制。日本将进行报复,双方将进行长期持久的战斗,最终两败俱伤。”


将贸易作为武器


韩国已将争议提交世贸组织,其代表认为日本的出口限制构成对韩国法院裁决的不公平报复。他们说,这与自由公平贸易原则背道而驰。“韩国是半导体的最大出口国。日本的措施将伤害到其他国家,”韩国贸易,工业和能源部负责多边贸易和法律事务的副部长金承浩警告说。

但是日本声称其举措与战时劳工问题无关,而是出于国家安全的考虑。尽管它没有公开提供详细信息来支持这一说法。


日本利用国家安全理由来证明出口管制合理性的行为引起了一些贸易专家的忧虑。政府历来不愿意在贸易争端中援引国家安全方面的理由,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开了这个先例。2018年,特朗普政府在对美国盟友日本,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的钢铁和铝进口关税征收时,用了国家安全的理由。最近,他的政府使用相同的标签来描述来自欧洲和日本的汽车,以及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制造的设备。


但是,特朗普本来就是一个保护主义者,而安倍却早已将自己塑造成了自由贸易的拥趸。在美国退出TPP后,他成了这项泛太平洋贸易协议的新领导者。他还寻求促进跨境数据流动的新规则。但他的政府使用国家安全的论点可能会破坏这些之前积累下来的信誉。


日本是继美国和中国之后将贸易和政治搅在一起的最新国家。未来资产大宇驻首尔的全球策略师彼得·金(Peter Kim)表示。“这和美国针对中国的'实体清单'很相似,这种举措是一种持续的全球化趋势,即以牺牲多边协议和透明度为代价来将贸易作为武器。”


一名日本政府官员表示,日韩之间的紧张局势因法院裁决的赔偿而升级,今年年初日本就开始着手实施限制措施。安倍内阁指示外交部,经济产业省和其他政府部门提出能向韩国总统文在寅施加压力的方法。


最后,他的内阁采纳了经济产业省提出的收紧三种材料出口管制的建议 - 氟化氢,氟聚酰亚胺和光刻胶。


安倍在G20峰会上推崇“自由和开放的经济体”的话音未落,日本政府即决定在6月下旬召开的大阪G20峰会和7月21日举行的上议院选举之间引入新的出口管控,安倍内阁认为对首尔的强硬立场会成为选举的胜负手。


但是,日本经济产业省长期以来一直担心韩国对核武器,导弹和生化武器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所用材料实行出口管制。


“日本有120名工作人员进行出口审查和质询,但韩国只有11名负责人,”日本国会参议员松川琉依在7月24日以个人身份向记者发表讲话。此外,这位执政党立法者表示,韩国出口管制存在其他漏洞。


一名韩国政府官员驳斥了这一说法,称该国有三个部委和两个国有机构的110名官员在处理战略物资出口的审批和审查。


在受日本出口限制的三种化学品中,氟化氢是最敏感的。它不仅用于生产半导体,还用于浓缩铀和生产致命气体沙林。日本对日本制造的氟化氢经韩国向朝鲜的迂回出口日渐担忧。但经济产业省官员否认了这一猜测。


知情人士表示,考虑到敏感性,氟化氢出口韩国的问题可能迟早会提出来,无论战时劳工问题是否凸显。


战斗并赢得胜利


日韩都面临着经济放缓问题,贸易紧张局势随之而来。鉴于贸易战的挑战和中国经济的减速,双方都不希望出现新的不利因素。但似乎他们都决心给对方上一课。


这与两国商界领导所设想的关系相距甚远,在原本设想中,这两个总计拥有1.8亿人口的美国盟友可以整合成一个可与中国竞争的1.8亿人口的共同市场。


“大家把21世纪称为亚洲世纪,但哪个国家将引领世界呢?” 亚洲 - 欧亚研究所的顾问高杉畅也问道,他曾在韩国担任企业主管达19年。“让中国成为领导者可以吗?难道日本和韩国不应该共同努力一起发挥领导作用吗?”


韩国为日本提供受过良好教育的国际人才,后者在人口老龄化和紧缩中面临着劳动力匮乏的问题。韩国认为三星设计的Galaxy象征着韩国的工业实力,可与苹果iPhone直接抗衡。但这样的产品能够推向市场,靠的还是日本的技术和零件。


这种锱铢必较的经济报复对双方都没有好处,还可能会损害这三种化学品的日本供应商。如果文在寅政府推动国内生产的计划成功,他们将会看到日益激烈的竞争。化学品出口估计每年价值约5亿美元,为了日本的整体利益,日本政府可能愿意牺牲这个相对较小的市场,但业界并不高兴。


“没有哪个行业希望看到它的命运取决于政府政策,”东京政策研究基金会研究主任、经济产业省前高级官员加藤创太表示。“日本半导体产业没有自己的游说组织,因为政府从未采取过贸易战;但如果政府这么做了,那么该行业需要一种保护其利益的方式。”


他指的是7月24日美国最大的科技产业团体发布的公开信,这封信敦促东京和首尔通过谈判解决争端。日本有像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这样由一千多家大型公司组成的商业团体,但缺乏一个积极游说政府的行业组织。


但是,日本一些芯片行业的公司认为贸易争端的影响不会很大。三星和海力士的主要芯片制造机械供应商东京电子的会计副总裁笹川健表示,即使韩国失去“白名单”地位,它也只会与中国,中国台湾和新加坡处于同一地位。“我们已经能够及时准确地向这些国家和地区交付大量机器,”他在7月26日对记者说。


这些限制可能已经损害了韩国的经济。韩国央行行长李柱烈将日本出口限制视为央行将增长预测从先前预测的2.5%下调至2.2%的一个因素。“如果出口限制最终实行并扩大范围,我们不能否认它对出口和经济的影响,”他在7月18日表示。“我们不愿意看到出口限制范围扩大和恶化,得想办法解决。”


但韩国政界人士正在鼓励反日情绪,他们认为这种反日情绪将有助于提高他们在明年大选前的受欢迎度。文在寅政府的高级官员曹国正在引领这股趋势。


“日本的国力显然比韩国更强。”曹在脸书上说。“但是别害怕这点。相比1965年签署韩日协时,韩国的国力已经发展到无可比拟的水平。”他认为外交是结束这场战斗的最佳选择。“但是,如果我们无法避免法律和外交战争,我们应该战斗并赢得胜利,”

执政党韩国民主党成立了“日本经济入侵特别委员会”来处理这个问题,同时批评东京用伤害自身经济的“自杀式炸弹”的战略。这种腔调表明两国政治家都不太可能很快退缩。


“我无法预见到这方面的短期解决方案。很明显,双方都做出了错误的估计,让事情走到这一步,但现在已经投入太多,以至于后退将会造成政治上的损失。”弗里德霍夫说。


*免责声明:本文由作者原创。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半导体行业观察转载仅为了传达一种不同的观点,不代表半导体行业观察对该观点赞同或支持,如果有任何异议,欢迎联系半导体行业观察。


今天是《半导体行业观察》为您分享的第2034期内容,欢迎关注。

推荐阅读

半导体行业观察

半导体第一垂直媒体

实时 专业 原创 深度


识别二维码,回复下方关键词,阅读更多

射频|台积电|江北新区|AMD|FPGA|EDA|集成电路|MRAM


回复 投稿,看《如何成为“半导体行业观察”的一员 》

回复 搜索,还能轻松找到其他你感兴趣的文章!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TI培训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8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