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Leiphone雷锋网

文章数:9896 被阅读:30636401

账号入驻

为什么说自动驾驶成本削减要看采矿行业?

2019-08-09
    阅读数:

▲点击上方 雷锋网 关注


Bibhrajit Halder揭秘矿车的自动驾驶化预示着未来。

 文 | 大壮旅 

雷锋网按:作为自动驾驶行业的一员老将,Bibhrajit Halder 在多家知名公司留下过自己的印记。初出茅庐时,Halder效力于卡特彼勒(Caterpillar);后加入福特;接着是法拉第未来和苹果;如今走上创业之路,Bibhrajit Halder 任新创公司 SafeAI 的联合创始人兼 CEO。

Halder 的职业轨迹即是自动驾驶坎坷历史的缩影。而现在的他,依然走在行业前沿。

2004 年,Halder 第一次与自动驾驶结缘,当时他还是范德堡大学博士生,但幸运的遇上了 DARPA 举办的首届自动驾驶挑战赛。这段经历也成了 Halder 之后深耕自动驾驶行业的金字招牌。

去年,Halder “跳出三界外”成立自己的公司。与那些同 Waymo 等自动驾驶巨头直接竞争的公司不同,SafeAI 选择了不那么“炫酷”的采矿行业,希望通过自有软硬件套装完成矿山中卡车的自动驾驶化改装。

虽然采矿行业与公众实际生活交集很少,Halder 却认为,重型机械是自动驾驶技术的温床。毕竟一些自动驾驶功能在该领域的商用化进程已经超过 10 年了。

曾几何时,这些在矿山“咆哮的巨兽”就是那些颇具实验性质自动驾驶代码的最好试验田。不过,采矿行业对此并不在乎,反而更希望自动驾驶技术能够早日在矿山投入使用。

为什么选择押注采矿行业?


从范德堡大学毕业后,想要继续追逐自动驾驶梦想,Halder 面前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搞国防工业,要么杀向采矿行业。

这也是 Halder 毕后前往卡特彼勒的原因。

作为一名高级工程师, Halder 在卡特彼勒负责设计自动驾驶采矿车辆。7 年内,Halder 老东家拥有自动驾驶能力的车型实现了从 0 到 40 的飞跃,而主要竞争对手小松几乎与卡特彼勒打了个平手。

普华永道(PwC)最新的 2019 年采矿报告显示:该行业年产值可达 7000 亿美元;且行业内排名前 40 的公司营收和利润率都在稳步增长;各家采矿巨头的资本支出也取得了 5 年内首次增长(虽然低于 2008 年世界金融危机前的水平)。

雷锋网注:普华永道报告中的采矿 TOP 40 公司表现

农业是另一个非常依赖重型机械的市场。近些年来农业机械自动化得到了大发展。而在该领域,卡特彼勒与老对手小松的表现都相当出色。

对采矿公司来说,为自家车队的“巨兽们”增加自动驾驶能力并不是什么业余爱好。对其而言,自动驾驶与否关乎企业生存,因为安全与效率才是核心竞争力。有了自动驾驶技术,采矿车即可实现 7X24 小时不间断工作。在过去这可是个奢望。因为矿区的环境并不适宜人类生存,且司机也需要休息。

普华永道报告中指出,“技术现在已经成了采矿企业最为关键的区别所在,随着自动化和数字化的不断深入,各家公司都在利用技术缩减自家车队维护和开采的成本。”

关于自家公司的解决方案, Halder 表示:“SafeAI 是改造家,主要是通过改造采矿公司笨重的传统卡车来实现自动驾驶,整个套件不但包括一系列传感器,还有公司自行开发的软件。”SafeAI 的商业模式也很简单,即将软件授权给采矿公司来赚钱。

Halder 表示,“SafeAI 已经获得了全球 TOP 5 采矿公司支持。”上个月,SafeAI 还获得了 500 万美元的投资。

眼下,自动驾驶采矿设备市场的统治者是卡特彼勒与小松,想从这两家巨头口中夺食并不容易。不过,Halder 并不担心,他声称“SafeAI 能杀入这个市场,并劝说采矿公司购买自家产品。”

对卡特彼勒与小松来说,售卖重型采矿设备并非其唯一目标,顺道挖掘各家公司的采矿数据也是重点之一。因此,如果采矿公司想守护自己的数据,就需使用自助设备。显然,这是 SafeAI 的切入点。

“数据不属于我们,数据应该归属于采矿公司。”Halder 解释道。

雷锋网注:SafeAI 的交钥匙解决方案


自动驾驶汽车面临的挑战


2015 年 1 月,福特增设首个硅谷办公室时,Halder 是公司的“开路先锋”,负责领导福特 ADAS 软件研发;在那里度过了 11 个月后,Halder 跳槽到法拉第未来工作了 8 个月,方向依然是自动驾驶软件的研发;随后又加入苹果,成了硅谷巨头自动驾驶部门的高级架构师。

对于苹果自动驾驶项目的细节,Halder 拒绝多谈。不过其表示:“许多人谈论苹果的事,但说实话它们做的还不错。”

2017 年 9 月,离开苹果创立 SafeAI 后,Halder 发现那些汽车巨头很难成为自己的顾客。

就在这时,SafeAI拿到了一家 TOP 5 采矿公司的合同。合同规定,SafeAI 需要通过改造使一台价值 500 万美元的矿车获得多项自动驾驶功能。

“未来 12 个月里,我们不但要完成工作,还得证明它运行起来绝对安全。

与那些高速行驶且需适应复杂城市路况的乘用车相比,自动驾驶矿车的工作环境是可控的。“这样一来,SafeAI 的工作就容易多了。”Halder 解释道。

不过,Halder也指出,公司并没有使用过时的或能力有限的自动驾驶软件。该方案即使装在普通车上也能识别出追着皮球过马路的小孩(当然,追着皮球的小孩不会出现在矿场)。

SafeAI 的安全策略
大规模部署难点在哪?


那么,自动驾驶采矿车到底难在哪?

Halder 表示:“我们的工作中 10%关于自动驾驶算法,50% 则有关自动驾驶矿车的改造,剩下的部分即如何搞定规模化部署。

Halder 估计,现在全球各家采矿公司已经生产或改造了约 500 台自动驾驶矿车,要想将 500 变成 50000,必须填补巨大的鸿沟。眼下,改造一台价值 500 万美元的矿车需要 50 万美元,相对于车价来说 50 万美元并不多。但要想完成大规模改造,成本必须降低。

在 Halder 看来,自动驾驶软硬件的重复再利用是成本消减的关键。

“自动驾驶公司在造的车大部分都是一揽子买卖,这需要超强的专业知识和持续的投资(车辆技术、软件和基于云的系统都不能少),这种战略最终可能会对创新与竞争造成负面影响。简单来说,各家公司造起高高的围墙,阻碍各种零部件的互换是自动驾驶汽车成本居高不下的主因。除此之外,它还减缓了自动驾驶技术落地的脚步。”Halder 解释道。

如果你是 Waymo,或许会选择垂直整合战略,自行开发一整套自动驾驶堆栈。Halder 认为,“这意味着自动驾驶零部件会被绑在一个生态系统里,但事实上市场并不会被一家公司完全统治。”

如果开发自动驾驶乘用车,自动驾驶软件堆栈后续确实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不过,真正阻碍商业落地的不是技术,而是成本。Halder 预计,自动驾驶行业如果继续阻止零部件的共享,只会继续推高车队拥有者和终端用户的成本。

在被问到未来十年有什么打算时,Halder 表示:“十年后我依然愿意继续留在采矿行业。”


推荐阅读


苹果iOS 13正式版9月推送;百度回应出售他人隐私;博通107亿美元收购赛门铁克企业业务


「AI投研邦」将在近期上线CCF GAIR 2019峰会完整视频与各大主题专场白皮书,包括机器人前沿专场、智能交通专场、智慧城市专场、AI芯片专场、AI金融专场、AI医疗专场、智慧教育专场等。「AI投研邦」会员们可免费观看全年峰会视频与研报内容,扫码进入会员页面了解更多,或私信助教小慕(微信:moocmm)咨询。

你还在看吗?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TI培训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8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