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模拟电源管理与数字电源管理

2008-04-21来源: 广嵌网关键字:数字电源
一种新技术的引入通常需要一个过渡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用户不断地检验新技术中实际可行的因素和不切实际内容。本文旨在澄清模拟与数字电源管理之间的不同。从多方面考察两种技术差异及其对系统性能的影响。表1、表2分别列出了各自的优、缺点:
       从用户的角度看,很难确定哪一种方式更好。不断提高的系统复杂度为考虑使用数字电源管理方案的用户铺平了道路,虽然有些设想在不久以前还看起来难以逾越。但是,数字电源产品的应用案例及其相关的一些传说表明,人们在某种程度上为数字系统所能处理的问题蒙上了一层不切实际的光环。随着这项技术步入其自然的发展轨道,应该平息其所伴随的神秘色彩以及不切实际的宣传。用户随后所面临的问题是:那一种方案最好?
       总的来说,电源管理没有纯粹的数字或模拟方案。以模拟控制架构为例,其内部脉宽调制电路即包含了数字电路,例如:时钟、门电路等(如Bob Mammano设计的SG1524)。三十年后,数字 脉宽调制(PWM)成电路同样也包含了明显的模拟电路,如:ADC、基准源、放大器等。因此,正确的方案选择取决于电路功能的合理划分,而正确的划分又与当前可以利用的技术和系统需求有关。因此,当前的划分标准可能不同于将来的标准。
       目前,为了满足系统误差的要求,一个理想的系统应能提供较高精度,要求电源具有更小的体积,而且满足高速通信、高速处理系统中微处理器或ASIC对电源容限的苛刻要求。基准精度一般为1%,而最新的处理器、ASIC电源要求误差不超过几毫伏。工作在低压状态时,要求优于1%的精度,而且在高温情况下也必须满足这一精度要求,目前大多数系统的工作温度范围为0℃~85℃。
       由于多处理器核或小尺寸处理器对应的I/O口对于不正确的压差所引起的“闭锁”现象非常敏感,电源的跟踪与上电顺序也非常关键。复杂的电路板需要多电源供电,因此对上电顺序和跟踪的要求也更加严格。这些功能利用模拟技术很难实现,而数字技术则可解决这一复杂问题,提供精确、简单的方案。
       高端系统要求近乎为零的故障时间,因此,对于冗余系统的监控也十分重要,以确保系统可靠工作。这就需要了解产生电源故障的原因和过程,在出现问题时采取迅速的解决措施。用模拟技术构建监控电路需要很多分离元件或专用电路。有些系统由于受体积、价格及复杂度的限制,不得不简化了监控环节,导致较低的系统可靠性。对于数字系统来说,提供这种系统检控几乎不需要增加系统成本。在数字系统中,用于数字引擎操作的信息采用数字格式,可以很容易地增加通信容量。
       为了快速占领市场、支持产品的需求,设计人员常常在很仓促情况下开发ASIC,甚至没有经过完整的评估就投入使用。从而使产品在投放市场的过程中处于两难境地,一方面可能需要昂贵的招回成本,修改工作电压、监控电路及上电顺序控制;另一方面可能忽视系统的可靠性,为系统的后续使用埋下隐患。这两种情况都违背了零失效时间的系统要求,这时,比较明智的选择可能是数字方案,对系统进行现场编程,对用户来说实现方便、透明的系统升级。
       方案的折中考虑
       从目前的系统及不断涌现的需求看,利用模拟方法解决所有问题显然不能满足发展的需求。目前,很多用户在考虑数字方案时,比较关心的一个问题是“闭环问题”。对于大多数工程师来说,数字电源意味着一个能够进行数据通信、读写信息、更改设置、无需改变硬件进行升级的系统,在数字域完成这些操作无需闭环反馈。
       对于选择数字电源还是模拟电源这个问题,其原则应该是“合适就好”。如上所述,数字或模拟方案都不能保证所用功能的最优化。每种方案都有其固有的优点和缺点,正确的系统分析有助于为具体的应用提供最合理的解决方案。
       上表中的脉宽调制电路(PWM)可能最好保留模拟架构,它主要由基准、误差放大器、比较器和电压斜波电路组成,有些方案还包括滞回电路。任何情况下,保留这些基本的模拟电路单元都是比较理想的选择,它占用更小的硅片面积,也更便宜。PWM控制IC包括许多其它单元(电压调节、MOSFET驱动、远端检测放大器、欠压锁存电路及过压、过流保护电路),但大部分电路不受PWM电路形式(模拟或数字)的影响。
       对保护电路的需求没有改变,但要求电路在发生故障时做出快速响应,一般要求在几个ns以内。采用最快的并行比较型ADC结构,可以提高数据量化的速度,但更多的响应时间由判决引擎(处理器或状态机)决定。考虑到驱动链路固有的传输延时,所产生的总延时是难以接受的。因此,过流、过压保护功能需要放在模拟电路侧。
       对于电流的测量,通常需要一个低失调、高线性度、高共模抑制比的差分放大器。这些要求不受量化数据的影响,只能通过高性能模拟电路才能满足这一严格的要求。实际设计中,无论是否量化数据,电流和温度的监测需采用模拟方案。
       不管采用数字方案还是模拟方案,基准源都是必需的。在数字系统中,它为ADC提供参考电压,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也更倾向于模拟设计。ADC为数字输出,但决定其精度与线性指标的是模拟电路。为此,我们把基准和ADC都放在了表3的左侧。
       显然,通信电路属于数字部分,非易失存储器用于存储电源设置。不管是处理器还是状态机,都是数字方案的控制核心。DAC包含大部分模拟电路,但是,考虑到数字电路在DAC中的重要地位,我们将其置于表格右侧。
       另外一项有价值的数字技术是低速控制回路,可以进一步提高系统模拟输出的精度。该任务不可能由模拟电路实现,而是依靠高性能ADC精确、复杂的校准过程来实现,由此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真正的混合信号处理架构,是精密的模拟电路与灵活的数字电路的有机结合。这种机制中所需要的ADC与数字PWM中的ADC不同。PWM ADC要求拥有高分辨率和速率,而ADC不可能在同时拥有高速、高精度的同时保持低成本。总的来说,PWM ADC必须采用闪电式ADC提供必要的速率,而这种ADC拓扑在分辨率超过8位时就不太实用了,8位ADC与12位ADC相比精度降低了大约16倍,因此,比较可行的方案是选择12位SAR ADC,能够以较低的成本提供高精度和合理的转换速率。
       经过数字转换后,用户可以方便地设定多个门限检测过压、欠压、过流、高温等故障。为了在检测到上述故障时做出快速的响应,有必要选择模拟电路,但非常精确的门限检测则需通过数字化实现。数字电路可以为上述检测设定多种门限,并可以用不同方法实现。例如,告警和故障门限可以简单地用标志位实现,也可以控制关闭输出。
       为大部分现有的模拟PWM架构增加数字功能的一种方法是结合专用IC,例如Maxim的MAX8688。该IC配合模拟PWM电路,可以实现一系列数字功能。这种方法有两个优势:一是所选择的电源管理器件仍然可以作为主电源输出;二是所有用于监控、跟踪、裕量设置、基准设置的分立电路可以针对一个电源进行设置,结合一些附加的逻辑电路,我们的器件提供4×4 TQFN封装。
       利用检流电阻、电感或电路板引线的直流电阻可以检测不同的输出电压、电流,从而监视电源输出。通过比较REFIN和反馈信号,直接控制PWM操作和输出电压设置。借助用户可编程寄存器智能模块,可以实现软启动、启动延时、关闭延时、软关闭、摆率控制等功能,同时也可以实现过压、欠压、过流、高温保护。
       作为输出监控的附属产品,裕量与电流分配等简单功能不增加系统的任何成本。这样,在考虑整个系统成本的情况下,MAX8688提供了一种简单而又精准的数字电源管理方法。

关键字:数字电源

编辑:吕海英 引用地址:http://news.eeworld.com.cn/newproducts/others/200804/article_17863.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数字技术开始向电源管理芯片领域渗透
下一篇:数字电源与模拟电源的区别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推荐阅读

数字电源主控市场 ST拿什么亮剑?

数字电源因为具有高集成度、更快的瞬时响应等优势,被物联网等众多领域市场看好。基于此,数字电源的使用正在快速增长。由此,也带动了数字电源主控产品的发展,引得众多MCU厂商投身于此。ST于5年前进入数字电源主控市场,作为这个市场的新人,ST用什么赢得市场的青睐?五年磨一剑,G4与F3齐头并进2014年,ST以STM32F334进军数字电源主控市场。当时的数字电源市场,主要是由DSP产品主导。采用这种方式的产品,就促生了大量私有内核的产生。而这些私有内核的资源却都需要DSP供应厂商来支持。为了使数字电源使用更加方便,ST决定选择ARM通用内核来改善数字电源的使用环境。于是,ST在2012年发布的STM32F3系列之上,于两年后,针对数字
发表于 2019-06-25
数字电源主控市场 ST拿什么亮剑?

实现紧凑设计 全桥谐振数字电源解决方案问市

致力于亚太地区市场的领先半导体元器件分销商---大联大控股宣布,其旗下友尚推出基于意法半导体(ST)M32F334R8 Cortex M4 MCU的,适用于电信设备电源的3kW全桥LLC谐振数字电源解决方案。 由大联大友尚推出的3kW隔离式全桥LLC DC-DC谐振转换器评估套件可将375V至425V DC输入电压转换为48V,63A最大电流—在电信应用中经常需要这种类型的转换。LLC转换器的全桥初级部分基于MDmesh™DM2功率MOSFET,可实现高效性能。PWM开关频率由数字控制,以调节输出电压。该转换器在接近谐振频率下工作,以最大限度地提高效率,并在整个工作范围内实现零电压开关(ZVS)。高频变压器提供电感隔离
发表于 2019-06-18
实现紧凑设计 全桥谐振数字电源解决方案问市

提高下一代数字电源应用性能 STM32G4微控制器问市

新数学加速器提高运算速度,节省电能 先进模拟外设允许设备集成更多的传感器和用户功能 更强的保护功能,提升数据安全性 新一代智能电子产品呈现出一些新的应用趋势:例如增加更多的传感器驱动功能,采用碳化硅、氮化镓等能效更高的功率技术来节省电能等。针对这些趋势,横跨多重电子应用领域的全球领先的半导体供应商意法半导体推出了下一代微控制器。 针对先进的数字电源应用以及消费电子和工业设备, STM32G4*新系列微控制器引入两个新的硬件数学加速器来提高应用的处理速度,利用Cordic算法和滤波函数等各种技术来提升性能和能效。数学加速器专门用于加快计算速度,例如,家电或空调的节能电机控制算法中的三角方法计算
发表于 2019-05-29
提高下一代数字电源应用性能 STM32G4微控制器问市

解析数字PFC控制器对电源的重要性

摘要: 功率因数校正(PFC)是缓解电能质量问题的关键,因为更多的无功源将连接到电网中。本文介绍功率因数对电源效率的影响,在交流系统中,数字PFC控制器通过对电感器电流的检测,如何以低损失来进行合适的功率因数改善。 低功率因数通常意味着较差的输入电流质量和较低的效率,这会给供应商、消费者带来成本负担。在交流系统中,低功率因数通常来自输入电流波形的失真,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国际电气标准对电流中的谐波含量有严格的限制,以及为什么在某些情况下,有源[1]或无源功率因数校正几乎是强制性的。  理想交流系统的功率因数 在正弦交流系统中,功率因数是有效功率与总耗电量(视在功率)之间的关系,也就
发表于 2019-04-15
解析数字PFC控制器对电源的重要性

英飞凌XDP™ 数字电源平台LED应用系列新成员—XDPL8221

智能照明和物联网新趋势要求采用新一代LED驱动器。英飞凌科技(FSE: IFX / OTCQX: IFNNY)推出XDP™ 数字电源平台LED应用系列的新成员XDPL8221,助力实现智能照明。该器件是“PFC+Flyback”集成控制IC,实现PSR控制,并且带有通讯接口。该全新驱动IC在美国加州阿纳海姆APEC2019上进行了展示。XDPL8221具备诸多高级功能,可实现恒压、恒流和恒功率控制,运行参数可通过GUI配置。这可以帮助工程师们便捷地设计多功能和高性能的LED驱动器。XDPL8221方案能实现较高的效率。该驱动IC支持100 VAC~277 VAC或127 VDC~430 VDC的较宽输入电压范围。IC内置
发表于 2019-03-22
英飞凌XDP™ 数字电源平台LED应用系列新成员—XDPL8221

数字电源的理解误区有哪些?

作者:Fionn Sheerin——模拟电源和接口产品部的资深产品营销工程师Keith Curtis——MCU8部门的主管级技术工程师Tom Spohrer——MCU16部门的产品营销经理Terry Cleveland——模拟电源和接口产品部经理数十年来,模拟电源转换器一直是行业中的主流电子器件,数字电源则是许多设计人员相对陌生的产品。公众对于此类产品的评价见仁见智,有人称其为电源转换技术的新一代产物,也有人将其视作难以普及的奢侈品。现实情况是,数字电源转换技术可实现诸多新功能,极具系统优势,充分满足不同的设计需求。如果找到妥善合理的使用方式,数字电源能够发挥巨大作用,数字技术将使我们受益。为此,我们研究了常见的理解误区,希望帮助
发表于 2019-01-31
数字电源的理解误区有哪些?

小广播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9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