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德国中小企业数字化策略

2018-05-19来源: 21ic关键字:工业控制  数字化

德国作为一个老牌工业制造国,在世界经济中具有重要地位,这种地位离不开本国中小企业的贡献。中小企业占据了德国企业总数的99.7%,公司净产值占全国的一半,且中小企业承担了德国就业人数的60%。富有活力的中小企业成为德国经济的重要支柱。

如今,在数字化经济的大背景下,拥有众多中小企业的德国制造业能否完成承担数字经济增长的历史重任,顺利完成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已然成了德国各界关注的话题之一。麦肯锡咨询公司曾预估,如果德国中小企业彻底贯彻数字化转型策略,并实施相应的数字化解决方案,可为德国经济带来每年约0.3%的增长。

那么,现实情况是什么样的?德国的中小企业主是把数字化当作一种机遇,还是一种冒险?他们的数字化策略是什么?

根据德国商业银行发布的一份报告,尽管有86%的德国中小企业认为数字化给企业带来巨大机遇,但仅有1/6的企业采取了实际行动。63%的企业仍在观望,他们认为数字化目前对企业来说还太遥远,虽然数字化可以简单地降低生产成本和提高生产效率。

尽管如此,企业咨询公司Horváth & Partners的一份调查报告证实了德国中小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实力。目前,近50%受调查的企业已在试用智能产品,即能与其它机器实现通信的设备或系统,并在整个工业数字化领域已拥有了虽属“岛屿解决方案”但已相当成熟、具有市场化应用的能力。与大型企业相比,年营业额在5亿至10亿欧元规模的中小企业,其数字化成熟度要比年营业额超过10亿欧元规模的集团公司高出26%。由此可见,这些中小企业的“巨头”才是推动德国经济数字化转型的主动力。

然而,由IT行业Cisco、Damovo和Inneo Solutions等伙伴企业组成的“创新联盟”(Innovative Alliance)公布的一份题为《数字化的心理学》调查报告表明,德国中小企业在德国经济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持有一种非常矛盾的心态。接受调查的中小企业决策者既认为数字转型非常重要,能帮助企业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扩大销售,又觉得这是一场冒险。数字化转型的超常资金投入超出了他们的经济承受能力。因此,德国中小企业数字化进程,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那么,阻碍德国中小企业数字化进程的因素具体有哪些?德国各界又是如何一起协助他们共同应对?

政府激励

德国联邦信息经济、通信和媒体协会(Bitkom)在针对364位正在实践数字化或着手打算进行数字化转型的中小企业主的调查中发现,75%的企业主认为过高的资金压力是他们实施数字化转型最大的障碍。其他因素,例如:对数据保护的疑虑、专业人才的缺失、数据安全的担忧、过于庞大的工厂,也让将近一半的企业主对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望而却步。

企业实施数字化转型需要高额的投资是个不争的事实。首先,数字化必须涉及整个价值创造链,包括员工的数字化培训等,还需花重金制定数字化战略,聘用专职的IT专家,投资成本之大,经济效益之不确定,使得大多数中小企业压力巨大。

针对这一情况,德国政府与产业界合作,为中小企业分担资金上的压力并给予政策上的鼓励。2016年,德国联邦经济和能源部发布《数字化战略2025》,对数字化重点领域的目标进行了描述,并提出了相应的实施措施。其中针对中小企业数字化攻势的核心元素是针对“中小型企业数字化投资项目”进行资助,这一项目在2018年的资助总额将达到10亿欧元。该项目旨在找出有差距项目的难点,同时扩充目前已有的中小企业扶持项目,例如“中小型企业创新计划”(ZIM)项目和“工业社区研究”(IGF)项目。这两个项目就分别得到了7亿欧元和2亿欧元的扩充资金,以满足不断增长的资金需求。

来自德国科尔巴赫的木制家具手工作坊Tischlerei Eigenstetter就是这个项目的受益者。要知道,对于这家拥有25年历史的中小企业,以前最让他们头疼的就是多弯曲家具的手工制作。这些手工制作不仅制造成本高昂,还常常达不到完美的标准。在ZIM项目的资助下,Eigenstetter公司和德国弗劳恩霍夫研究所协作,研发出了对超大型、结构复杂的木质或塑料进行构建切削生产的自动化工艺,同时还开发了扫描系统,在原材料中进行完成品的虚拟定位,通过与计算机辅助设计(CAD)、扫描系统以及自动化加工的结合,完成了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整个过程实现了对定制家具更高效、更高质量以及更节省资源的制造,进一步确保了企业的竞争优势。在2016年的慕尼黑国际轻工及手工艺品博览会上,德国总理默克尔亲临Tischlerei Eigenstetter的展位,对他们敢于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勇气表示赞赏并祝贺企业所取得的成就。

另外,从德国经济与能源部联合德国经济界、金融界发布的《中小企业未来行动计划》中了解到,为了适应数字化经济的要求,着眼于保持和提升德国经济竞争力,德国将实施一系列新的政策和扶持措施,其中就包括为德国中小企业的发展创造更好的融资环境。

教育4.0成就工业4.0

无论多么先进的“无人工厂”,人在其中都起着至关重要的决策性作用。随着工业数字化的不断发展以及新知识新技术不断涌现并投入使用,工厂对人才素质的需求也随之改变,知识型技能劳动者将成为主流。德国职业技术人才主要来自其实行二元制教育的职业学校,即学校理论知识的学习与工厂的实践操作相结合的教育模式。这就使得德国的职业教育面向市场,职业技术人才的工作技能要根据市场的需要及时进行调整。德国工业4.0战略能否顺利实施的关键在于德国是否具备大批新型职业技术人才,这将为德国继续引领世界制造发展方向提供基础保障。同时,这也给德国职业教育未来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

德国西南部的巴登—符腾堡州作为众多中小企业的聚集地,州政府很早就意识到这一问题,并积极迎接挑战。早在2015年4月份,该州政府就宣布拨款400万欧元经费,在各大职业技术学校内兴建12座“学习工厂4.0”,以应对数字化转型的劳动力需求变化。通过设立这样的学习工厂,能够让需要培训的人真实地感受到现实工作当中那些需要解决的问题,然后针对这些问题进行一些实际的研究和模拟。在这样的模拟环境中,学员们不需要100%保证最后会交付一个多么高质量、高效率的作业,反而更加注重在这个以问题为导向的环境当中训练他们解决问题的能力。当他们接受完培训回到工作岗位的时候,会发现自己确实在解决问题方面提升了很多。这不仅让学生及企业输送的受培训者拥有了数字化综合素养,同时也弥补了转型所带来的人才缺口。

数据安全

“工业4.0”是靠数据和软件驱动的数字化转型,这就带来一个开放、跨越组织边界的全新命题。在这里,既有全新的系统依赖性,又有新形式的攻击手段,这让信息安全暴露出巨大的软肋。因此,推进数字化的每一小步,同时也需要更强大的网络安全做支撑。很多公司不愿意充分发掘大数据,就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无法保护所生成数据的安全性。在德国,2015至2016年间,有超过1/3的公司遭遇过网络犯罪的干扰。更重要的是,很多企业根本无法察觉到自己受到了网络犯罪侵害,或是因为害怕因网络数据受到侵害而损害声誉不敢向官方机构报告。而中小企业受限于技术和资金问题,数据泄露的可能性就更大,且一旦泄露将无法补救。网络不安全还会造成知识产权泄露,这对企业来说更是致命的打击。60%迄今已知的数据盗窃案和网络间谍案涉及中小企业,每年的涉案金额高达510亿欧元。在数字化时代,如何保证中小企业的数据安全,如何建立稳定有效的防火墙,如何提高员工的安全意识,这些问题也限制了中小企业决策者步入数字化时代的步伐。

为解决这一难题,在过去的两年,包括德国弗劳恩霍夫应用研究促进协会在内的12家研究机构,一直致力于开发他们所谓的“工业数据空间(Industrial Data Space)”解决方案,即一种基于标准通信接口、实现安全数据共享的虚拟架构。其主要特点是数据主权,它允许用户通过决定谁有权访问以及识别出于什么目的访问,来对其专有数据的控制进行监控和维护。

该研究项目已获得德国联邦教育与研究部提供的500万欧元的资助。目前该项目已进入第二阶段的研究。在第二阶段的研究中,弗劳恩霍夫协会在虚拟的检测实验室模拟了各种各样的攻击场景,不断完善信息安全系统以及研发有针对性的安全防御策略。

同时德国也在积极拥抱新技术,解决数据的安全和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从2018年汉诺威工博会的论坛议程中我们可以发现,越来越多的数据专家开始讨论区块链技术和“工业4.0”的结合问题。

中小企业4.0能力中心

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并不仅仅是简简单单的软硬件升级的过程。作为一项系统工程,企业的决策者还面临诸多挑战,例如标准的挑战、战略及商业模式的挑战,以及工业复杂性的挑战等。中小企业主对数字化转型认知的缺乏,也是在当今德国工业升级中普遍存在的问题。

为了让中小企业更好地认识数字化,在“中小企业4.0数字化生产及工作流程”资助项目下,德国目前已在全国各地成立10多家中小企业数字化能力中心,旨在让中小企业主在家门口也能体验到数字化带来的技术和经济潜力。

“中小企业4.0数字化生产及工作流程”促进计划的目标是:一,让中小企业认识数字化,包括工业4.0带来的技术和经济潜力及挑战;二,通过演示和试验的方法,帮助中小企业构思一些满足需求的、安全可靠的、顺应市场的应用方案;三,为已成立的成果转化机构和信息传播媒介提供信息和知识。

来自德国韦斯特林(Westerwald)的Munsch是一家专门生产化学塑料泵的中型企业,产品用于输送各种浓硫酸、盐酸、硝酸、醋酸、氢氟酸和矸液、有机溶剂、氧化剂等介质或强腐蚀性化学液体,是冶金、钢铁、化工、制药、电镀、环保等单位输送含颗粒悬浮物及易结晶的腐蚀液体的理想产品。由于产品的应用领域多种多样,因此对每个产品的要求也不尽相同,Munsch需要根据不同客户的要求进行定制化生产。

通过数字化技术,Munsch改善了整个生产流程:以往为了生产单独的组件,需要人员对机器进行手工编程。虽然只是一个程序化的步骤,但有时候也会出现不可避免的错误,从而导致生产错误,之后的补救常会耗费企业过多的成本。通过与达姆斯塔特中小企业4.0能力中心的合作,Munsch产品配置器可以直接和生产设备进行互联。通过产品配置器,可以实现机器编程的完全自动化,生产设备无需像以前一样需要多余的步骤,便可以自动进行产品的加工。从顾客到生产设备的信息流被打通以后,减少了产品的供应时间。Munsch企业管理者Stefan Munsch总结说:“整个流程的基础是一个被标准化的信息链条,数据没有断层,让我们实现了个性化、无差错的加工生产。这不仅节约了编程成本,同时也保证了品质量。但最重要的是:Munsch缩短了整个产品时间周期。”

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需要扶助

数字化转型,无论是对像德国这样的先进制造业国家,还是工业水平处在不同阶段的中国,都有着来自不同层面的巨大挑战。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中小企业的未来发展,无论对于中国经济还是德国经济,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确实,扶持中小企业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各方非常精细的扶持策略和政策呵护。在当下中国智能制造的大环境下,笔者能感受到中小企业不断地被边缘化,绝大多数的资源和政策都在向大型企业倾斜,中小企业似乎被整体遗忘了。如何有效地落实对中小企业的支持和支撑,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关键字:工业控制  数字化

编辑:什么鱼 引用地址:http://news.eeworld.com.cn/qrs/article_2018051948462.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中国3D打印产业盘点:京津冀全国领先
下一篇:制造业减税要“深化税改,统筹推进”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推荐阅读

FCS/PLC/DCS,一文看懂三大工业控制系统的异同

随着工业技术的快速发展,相继出现了集散控制系统和现场总线控制系统,一些行业当中有的人认为FCS 是由PLC发展而来的;另一些行业的人认为FCS又是由DCS发展而来的。FCS与 PLC及DCS之间既有密不可分的关联,又存在着本质的区别。 DCS(Distributed Contorl System),集散控制系统,又称分布式控制系统,是相对于集中式控制系统而言的一种计算机控制系统,它是在集中式控制系统的基础上发展、演变而来的。 FCS(FieldBus Contorl Syestem),现场总线控制系统。它是用现场总线这一开放的、具有互操作性的网络将现场各个控制器和仪表及仪表设备互联,构成
发表于 2019-02-13
FCS/PLC/DCS,一文看懂三大工业控制系统的异同

单片机可以做什么

灵活、微型化和使用方便等优点,广泛应用于仪器仪表中,结合不同类型的传感器,可实现诸如电压、电流、功率、频率、湿度、温度、流量、速度、厚度、角度、长度、硬度、元素、压力等物理量的测量。采用单片机控制使得仪器仪表数字化、智能化、微型化,且功能比起采用电子或数字电路更加强大。   例如精密的测量设备(电压表、功率计,示波器,各种分析仪)。工业控制  单片机具有体积小、控制功能强、功耗低、环境适应能力强、扩展灵活和使用方便等优点,用单片机可以构成形式多样的控制系统、数据采集系统、通信系统、信号检测系统、无线感知系统、测控系统、机器人等应用控制系统。例如工厂流水线的智能化管理,电梯智能化控制、各种报警系统,与计算机联网构成二级控制
发表于 2018-10-09

东芝启动通过UL508认证的工业控制设备光继电器的出货

东京-- 东芝电子元件及存储装置株式会社(“东芝”)下列八款光继电器产品获得了美国安全标准UL508认证:4引脚SO6封装系列“TLP172GM”、“TLP176AM”和“TLP3122A”以及DIP4封装系列“TLP240A”、“TLP240D”、“TLP240G”、“TLP240GA”和“TLP240J”。  这些通过认证的光继电器市面上均有售,可用于需要UL508认证的工业控制设备,适用于一系列全球市售设备。光继电器还通过了NRNT[1]认证。  UL508标准包括一系列严格的零部件标准。固态继电器(SSR)是此类零部件之一,而SSR之内的树脂温度限制在105ºC(上限)[2]。SSR的工作温度须在该上
发表于 2018-07-12
东芝启动通过UL508认证的工业控制设备光继电器的出货

DSC打破固有架构,变身双核为工业控制“解忧”

MCU32产品部副总裁Rod Drake 主从内核独立设计,无缝集成数字电源、电机控制和高性能嵌入式是是工业控制的三类重要应用,因此dsPIC33CH系列针对这三类应用进行了优化,这包括无线电源、服务器电源、无人机和汽车传感器。Joe Thomsen解释,“以数字电源中为例,其中从内核负责管理需要大量数学运算的算法,而主内核独立管理PMBus协议栈,并提供系统监控功能,从而提高整体系统性能和响应能力。在一款器件中将全部工作负载分配到两个DSC内核中通过提高切换频率可以实现更高的功率密度,缩小组件大小。dsPIC33CH系列专为实时更新系统而设计,这对于必须在零停机时间下进行固件更新的电源尤为重要。”  如图上图所示,主内核配有更多的通信外设
发表于 2018-07-09

工业控制中,FESTO电磁阀起到的作用

  FESTO电磁阀在工业控制中的应用:因为FESTO费斯托电磁阀可以配合不同的电路来实现预期的控制,而控制的精度和灵活性都能够保证。下面以气动系统为例子说明FESTO电磁阀在工业控制中的应用。所谓气动系统,就是以气体为介质的控制系统。气动系统中,这种能源的介质通常就是空气。在真正使用的时候,通常把大气中的空气的体积加以压缩,从而提高它的压力。压缩空气主要通过作用于活塞或叶片来作功。  气动系统中,FESTO电磁阀的作用就是在控制系统中按照控制的要求来调整压缩空气的各种状态,气动系统还需要其他元件的配合,其中包括动力元件,执行元件,开关,显示设备及其它辅助设备。动力元件包括各种压缩机,执行元件包括各种气缸。这些都是气动系统中不可
发表于 2018-06-19

快速了解!中国制造2025将给工业控制领域带来什么

《中国制造2025》的出台,为多个行业带来新一轮市场投资。其中,涉及智能制造的工业自动控制装置、工业机器人、智能化成套装备、智能终端产品前景更好。虽然《中国制造2025》目前仍是个纲领性文件,但它决定了未来经济转型升级的发展方向。在这个规划中,涉及的行业也非常全面,因此多个行业存在投资机会。业内人士认为,在规划中提到的需要重点突破的行业中,都会有持续数年的投资机会。如在集成电路方面,国产芯片的进口替代会更快推进。在上述规划中,提出了需要大力推动突破发展的重点领域包括了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钢铁装备、海工装备、高铁、新能源汽车、农业机械、电力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械。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受益电子行业
发表于 2018-05-20

小广播

何立民专栏

单片机及嵌入式宝典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20余年来致力于单片机与嵌入式系统推广工作。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9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