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遭日本制裁,全球贸易环境再次恶化?

2019-07-19来源: eefocus关键字:伟创力  华三星电子  海力士  半导体  显示面板  光刻胶  供应链

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经过相关讨论,认为日韩之间的依赖关系明显受到了损害”,采取了对韩国的出口管制措施。与半导体生产相关的“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等三种原材料都被限制出口韩国。

 

不出意外的,日本的单方面做法引发了韩国人民的不满。要求日本政府撤回加强出口管制的决定并就被征劳工问题道歉的韩国市民及中小企业经营者的团体,5日在首尔的日本大使馆前举行抗议集会。

 

韩国民众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发起抗议,数以万计的超市和零售店发起了抵制日货的活动,呼吁消费者们购买本土的产品。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韩国政府的反应似乎慢上一拍,韩国总统文在寅8日才首次就日本对韩方限制出口三种半导体产业原材料公开发声,认定日方出于政治目的试图限制贸易,呼吁日方撤回管制措施。

 

(韩国超市中粘贴的“抵制日货的标语”)

 

文在寅当天召集青瓦台高级官员开会时说,韩国政府将首先作“冷静”努力,经由外交渠道化解争端,希望避免与日方陷入以牙还牙的恶性循环。他呼吁日方撤回管制举措,“拿出诚意”与韩方磋商。一旦日方举措对韩方企业造成“实际损害”,韩方将别无选择,只能采取“必要手段”还击。

 

然而,日本表示“首相安倍晋三并不会软化态度”,计划不予回应。

 

日本选择制裁的原因耐人寻味

通过对整个事件时间线的梳理,日本的制裁手段和短期内的效果不难预料,但是原因却使人一头雾水。“日韩之间的依赖关系明显受到了损害”所指究竟为何,《日经亚洲评论》和路透社都认为这是为了报复韩国不断向日本讨要二战时对韩国劳工的赔偿金,但这里存在一个必要性的问题。对于目前日本拒绝支付韩国劳工赔偿一事,日本在道义上没有多少优势,但是法理上说则未必。

 

日本在朝鲜殖民统治期间,为了发动侵略战争的需要征用了大量朝鲜人当苦力。1965年日本与韩国建交时,就这个问题双方进行了协商。日本提出直接给受害人赔偿,当时的韩国政府要求先由自己代收,再交给受害者。可惜的是其中多数赔偿并未交到受害人手中。

 

(反映韩国劳工被强征后的苦难生活的韩国电影军舰岛)

 

客观的说签订协议时韩国政府急于得到美国撑腰,并急于得到日本和国际社会的承认,对历史问题采取了过分宽容的态度。在性质上没有得到日本的郑重认错赔礼道歉;在赔偿数额上也存在过小的问题,仅仅为当时的8亿美元,何况最后大多数还没有发到受害人的手中。

 

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日韩从建交起就埋下了今天冲突的种子。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不难感受到关于这个问题韩国法理上并不会有太大的优势可言,日本完全可以冷处理,既不损失什么实际的利益,又让韩国政客表演了一出“热爱大韩”的剧目。

 

从这个角度讲,日本发起制裁未免奇怪了一些。因此也有一些人认为日本此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目的是为了打压韩国的面板和存储产业。有些人还认为中国应该抓住日本制裁韩国的良机,帮助中国供应商顶上去。

 

笔者认为这种说法实际可行性并不高。日本曾经有过很强的面板和存储产业是不假,但是今天已经相对衰落了,这种差距不是一两年能够补上去的。但是制裁韩国的同时日本国内的企业立刻就会受到影响,远水救不了近渴的道理,日本政客们不会不知道。

 

另一方面哪怕日本真的靠经济制裁把韩国相关产业给打压下去了,日本就真的能实现替代?毕竟中国的面板产业同样是朝气蓬勃,而且已经隐隐有威胁三星面板市场地位之势。而台积电的半导体制造工艺并不比三星的差,打击了三星,开心的会是谁?

 

至于国产同类产品实现替代而言,日本对韩国的制裁当然会是一个好消息。乐金显示器(LG Display)技术长姜芢秉9日表示,由于日本对半导体与面板材料出口管制,该公司目前正在测试中国生产的氢氟酸。

 

不过我们都知道,测试并不代表着正式生产会使用。因为制造业采购关键原料都倾向于考虑熟悉的企业,这样品质风险和沟通成本可以降到最低。除非日本的制裁持续很长时间,否则中国供应商的份额借此机会只能有限的提高一点。

 

韩国被卡脖子的日本技术和材料都有哪些

有个久负盛名的段子,说是日本车企不在韩国推销自己的车,因为韩国人都爱国不买日本车,只买韩国自己的车。

 

其实这段子纯属无稽之谈,不仅是汽车,韩国超市里也有不少日本商品,不然韩国市民想抵制日货也没有“货”可以抵制。韩国媒体制作的抵制清单里,清晰地表现了韩国人生活中常见的日本商品。

 

(韩国媒体制作的抵制清单反映了韩国人生活中常见的日本商品)

 

事实上,日本是少数几个对韩国保持着贸易顺差的国家,而且根据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的数据近五年来,每年韩国对日本的贸易逆差都在百亿美元级别。说明韩国对日本的进口额要远大于日本对韩国的进口额,韩国对日本的进口需要是全方位的。

 

当然如果日本限制日用品出口,韩国产业界的痛感会缓慢的多。但是日本此次第一批限制的就是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这三种原料对于韩国面板产业、半导体产业来说都非常重要,而日本又垄断供应韩国需要的高纯度氟化氢和氟化聚酰亚胺九成,光刻胶近五成的份额。

 

(日本第一批制裁产品是如何影响韩国及世界相关产业的)

 

因此制裁结果一出,韩国产业界震动非常大,根据韩联社的报道,为了会见当地商界领袖,就日本限制出口政策商讨对策,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于7日前往了日本。这可能也是韩国政府表态迟缓又处处留有空间的重要原因。

 

日本可能还会扩大对韩国出口限制产品名单,可能增加的限制品项包含集成电路(IC)、电源管理IC(PMIC)、光刻设备、离子注入机、晶圆、光罩基底等。这些材料中除了晶圆和大部分集成电路外,日本都占据了韩国市场的过半份额。

 

日本限制出口这些材料,尤其是保质期很短的光刻胶对韩国半导体企业而言影响非常大,韩国《文化日报》8日的报道称“一旦韩国半导体企业停产,仅3天的损失就可能高达7万亿韩元。”

 

韩国《亚洲日报》反思产业链受制于日本时称,在韩国去年各领域贸易逆差中,核反应堆、锅炉、机械器具(85.7亿美元);光学仪器、精密仪器(35.7亿美元);半导体和集成电路生产设备、电子设备芯片和控制器等进口产品为逆差主因。这些领域日货占据压倒性市场份额,且难以迅速国产。韩国在对日贸易中顺差最大的品类是矿物型燃料、天然珍珠与贵金属、鱼贝类等,都是日本可以轻易找到替代来源的产品。

 

具体到半导体领域,佳能公司和东京电子公司为三星电子和海力士提供了用于生产芯片的设备;京瓷和村田垄断了电子产品的陶瓷等关键材料和生产设备;日本电产控制了全球的微型马达市场,发那科的机器人活跃在三星电子的生产线上。

 

面板领域除了之前提到过的材料和技术外,全球能生产高质量蒸镀机的企业只有佳能。没有这种设备,没法生产高质量的柔性屏。

 

其实韩国最大的问题是太过于相信自由市场,以至于国内根本没有第二供应商。这次韩国被制裁也让我们意识到自主产业链的可贵,对于关键技术、关键产品,哪怕差些也要有,方能有面对制裁时从容处置的条件。

 

日本将经济制裁武器化可能进一步恶化全球贸易环境

日本制裁韩国放在较长的历史时期内来看毕竟只是一个小事件,笔者并不认为此举能和美国制裁中国科技企业的影响相提并论。但在世贸组织成立之后仅仅以“之间的依赖关系明显受到了损害”这样的理由,一个世界主要经济体国家就对另一个主要经济体国家进行经济制裁还是非常罕见的。

 

这种将经济制裁作为解决一切问题的“武器”随意使用的行为,无疑将使本来就不容乐观的全球贸易环境雪上加霜。

 

曾几何时,两个主要经济体之间互相制裁起码是需要名义上的正当理由(反垄断、保证自由贸易的非歧视地位等等)的,比如说欧盟、中国、美国之间过去就经常互相发起对对方的反倾销调查。这类反倾销调查诉讼时间长,影响相对较小,而且至少有相当一部分案件还是比较重证据的,其流程世界各国也耳闻目睹。

 

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国胜诉欧盟紧固件反倾销案,2007年11月9日,欧盟对中国紧固件产品启动反倾销立案调查,中方提出应诉,并启动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2016年1月18日,世贸组织最终裁定中国胜诉。

 

(目前中美、中日之间的贸易纠纷很难找到像欧盟紧固件反倾销案中世贸组织这样的仲裁者了)

 

本身以反倾销调查作为遏制竞争对手的手段就很不公平,因为即使取得了反倾销诉讼的胜利,企业的损失也很难得到合理的补偿。但谁能想到仅仅数年之后,全球经济贸易

[1] [2]
关键字:伟创力  华三星电子  海力士  半导体  显示面板  光刻胶  供应链 编辑:什么鱼 引用地址:http://news.eeworld.com.cn/qrs/ic468624.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以“异军突起”的阿里为例,看攀登者们如何征服AI高峰?
下一篇:亚马逊发布新仓库机器人,“人类是否会失业”质疑声再起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推荐阅读

比亚迪成伟创力的接盘侠,华为大单到手
赔了夫人又折兵!用这句话来形容伟创力是再合适不过,曾经身为华为的御用手机代工厂商,一跃成为仅次于富士康的全球第二大代工厂,却偏偏在关键时刻“捅刀”华为。如今,百亿大厂丢失,眼睁睁看着“自家孩子”给隔壁老王赚钱,请问他会是怎样的心情? 而要说这次最开心的,应该莫过于“接盘侠”比亚迪,他不仅拿下了原本属于伟创力的华为大单,对方还买一送一把工厂给“让了出来”。 要知道,这座工业园才刚建成不久,是按照德国工业4.0标准耗资数百亿而定制,能面向未来20年发展的超级大厂! 现在这座“比亚迪电子厂”,占地面积260亩,总建筑面积达26万平方米,是湖南省最大的电子类工厂。  接盘了别人家的“工厂
发表于 2019-09-18
比亚迪成伟创力的接盘侠,华为大单到手
美资代工巨头伟创力公开回应其与华为的关系
美资代工巨头伟创力发布一封公开信,回应其与华为之间的关系。 伟创力在公开信中称:“近期的贸易状况极大地影响到了我们与重要客户华为的关系,对此我们深感遗憾……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去解读相关规定,并采取了我们认为必要的行动确保合规。尽管华为对我们的服务需求已经迅速降低,我们仍然希望并期待双方今后能继续建设性的合作。与此同时,我们正在竭尽全力为每一位受到影响的员工提供帮助,为他们提供伟创力集团内的工作机会,也尊重员工的其他自愿选择。” 7月25日,环球时报官微发文称,美国政府将华为公司列入“黑名单”后,伟创力私自扣押了华为数亿元人民币的物料和设备。伟创力并没有在华为前来索要这些物料和设备时进行归还,反而是将华为的物资
发表于 2019-08-08
华为就伟创力无故扣押物资设备要求数亿元赔偿
据路透社消息,华为在本周一向伟创力(Flex)发去律师函,要求就此前无故扣押华为的设备和物料一事进行经济赔偿,要求赔偿金额达数亿元。                                                据悉,华为此次寻求的赔偿中包括损失的收入、浪费的材料、设备更换和其他费用。 律师函中,华为指出,伟创力中国子公司“无视中国法律”,拒绝归还华为在珠海
发表于 2019-08-07
华为就伟创力无故扣押物资设备要求数亿元赔偿
珠海伟创力已开始裁员,员工拉横幅抗议
据网络爆料,珠海伟创力华为相关业务部门已经开始裁员,并提供内部安置的机会,初步拟定的赔偿方案是N+1+8月份工资+提前签约奖(一个月基本工资)。同时,网上还流传出伟创力南厂倒闭以及员工拉横幅抗议的图片。  根据此前报道,伟创力由于僵硬执行美国禁令,并屡次三番拒绝归还属于华为的物料,随后被华为踢出供应链,两家公司就此中断所有业务往来。  停止为华为的代工服务后,伟创力南厂华为项目组曾被曝于五月底大放假,长沙伟创力一期项目也随之停产,二期项目则由比亚迪接手。 根据今日网络流传的图片,员工对伟创力的裁员赔偿方案并不满意,于是才有了拉横幅抗议的一幕出现。被裁员工在横幅上高呼:“伟创力要为
发表于 2019-08-06
珠海伟创力已开始裁员,员工拉横幅抗议
代工企业“伟创力”:曾扣押华为7亿人民币物料
据环球网报道,在中国珠海等地设有工厂的美国知名上市代工企业“伟创力”,曾在美国政府将中国的华为公司列入“黑名单”后,私自扣押了华为高达7亿元人民币的物料和设备。然而,伟创力并没有在华为前来索要这些物料和设备时进行归还,反而是持续将华为的物资私自扣押了1个多月之久,给华为造成了严重的损失。 私自扣下7亿多元的华为物资,拒不归还此前,国内一些媒体曾经报道说,在华为公司于5月16日被美国商务部列入一个名为“实体清单”的“黑名单”后,总部在美国的全球知名代工厂“伟创力”便第一时间停止了与华为的一切合作,与华为现有的订单也都一并被中止了。 之后,有媒体称华为公司曾一度派出近百辆货车前往伟创力位于珠海的工厂,从那里拉
发表于 2019-07-27
代工企业“伟创力”:曾扣押华为7亿人民币物料
伟创力被踢出局,传富士康喜提华为大单
据证券时报报道,富士康深圳厂内部人士透露,由于华为相关产品生产有所增长,目前正在开足马力扩产。 报道称,消息人士给出的资料显示,富士康国内H品牌客户今年上半年摄像头和模组相关产值同比增长94%,5月和6月针对该客户整机和机构件产量同比增长超过了15%。 据了解,伟创力曾是华为的92家核心供应商之一,也是华为第一大美国供应商,每年能从华为获得25亿美元的订单,占其总营业额的10%。不过由于伟创力跟随美国的禁令,今年5月暂停了与华为的合作,并让长沙厂停产。 随后,华为将伟创力彻底从供应链体系中剔除,所以证券时报认为以上提到的H品牌就是华为,而富士康则接手了部分原属于伟创力的生产订单。 
发表于 2019-07-26
小广播
何立民专栏 单片机及嵌入式宝典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20余年来致力于单片机与嵌入式系统推广工作。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9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