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文章—5G承载网里的FlexE

2020-01-20来源: 鲜枣课堂关键字:FlexE  5G承载网
今天我们来聊一聊FlexE。


进入5G时代,我们学习传输网知识,经常会看到“Flex”这个前缀。比如说,FlexE、FlexO、FlexHaul、Flex Grid、FlexXXX……

感觉好像不带个“Flex”,都不好意思叫自己是新技术。

那么,Flex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错,Flex是英语Flexible的缩写,意思就是“灵活的,可变动的,柔韧的”。


那FlexE的E,又是什么呢?

E,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以太网(Ethernet)”。

大家学计算机网络,第一课应该就会介绍以太网。什么CSMA/CD(载波监听多路访问及冲突检测)、总线型拓扑、100BASE-T,不知道大家还有没有印象?


最早的以太网,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

一个名叫Bob Metcalfe的哈佛博士,利用自己在夏威夷大学Aloha项目(世界上最早的无线电计算机通信网)学习时受到的启发,在施乐公司(Xerox)帕洛阿尔托研究中心,和另一名同事David Boggs,共同设计并实现了世界上第一个以太网。

Bob Metcalfe,以太网之父

后来,1982年,Xerox与DEC及Intel组成DIX联盟,共同发表了Ethernet Version 2(EV2)的规格,并将它投入商用市场,且被普遍使用。

没错,就是那个卖打印机的施乐

这个EV2,就是受IEEE承认的10BASE5。10代表速度是10Mbps,BASE代表传输信号调制方式为基带调制,5代表传输距离500米。

以太网诞生之后,得到了快速的发展,逐渐从最开始的总线式以太网(也叫经典以太网),演变为交换式以太网。


以太网的速率,从最开始的1Mbps,10Mbps,100Mbps,慢慢衍生出了1Gbps,10Gbps,100Gbps……

以太网的传输介质,也从早期的同轴电缆,变成了双绞线(80年代末出现),再到后面的光纤(90年代中后期出现)。



在OSI七层模型里面,以太网是数据链路层和物理层的技术。在TCP/IP模型中,是网络接口层。


进入2010年代之后,人们开始发现,光传输设备的发展,渐渐无法跟上需求。

一方面,光通信场景较多,UNI(用户网络接口)可能出现多种情况,而底层光传输链路接口和模块是固定的,难以应对这些变化。例如,光传输设备只有三个40G通道,而我们的业务是100G的。

另一方面,高速率光模块的价格太高,一时半会降不下来。行业需要寻找更低成本的解决方案,例如,1个400G光模块的价格,比4个100G加起来还高。那么,是不是可以通过绑定多个低速率的方式,实现高速率?

于是,人们开始思考,Ethernet接口的速率,和光传输的能力速率,能不能解除匹配关系。这个,就是我们常说的“解耦”。


为了实现这个愿望,2016年,OIF(光互联论坛)推出了FlexE。


FlexE的作用,有点像一个“超级变速齿轮”。


它在传统以太网架构的基础上,引入了全新的FlexE Shim层,实现MAC(介质访问控制子层,属于数据链路层)和PHY(物理层)的解耦。


上层和下层的数据流速率,不再强制绑定。

FlexE的架构,如下图所示:


  • FlexE Client


对应于网络的各种用户接口(UNI),与现有IP/ETH网络中的传统业务接口一致。可根据带宽需求灵活配置,例如10G、40G、100G、200G、n*25G。

  • FlexE Group


本质上就是IEEE 802.3标准定义的各种以太网物理层(PHY)。

  • FlexE Shim


FlexE Shim是整个FlexE的核心。

它把FlexE Group中的每个100GE PHY划分为20个Slot(时隙)的数据承载通道,每个PHY所对应的这一组Slot被称为一个Sub-calendar,其中每个Slot所对应的带宽为5Gbps。

FlexE帧结构(来源:《灵活以太网技术白皮书》)

FlexE Client原始数据流中的以太网帧,以Block原子数据块(为64/66B编码的数据块)为单位进行切分,这些原子数据块可以通过FlexE Shim实现在FlexE Group中的多个PHY与时隙之间的分发。

由于FlexE Group的100GE PHY中每个Slot带宽为5Gbps粒度,FlexE Client理论上也可以按照5Gbps速率颗粒度进行任意数量的组合设置,支持更加灵活的多速率承载。

(注意,最开始的FlexE版本,每个slot带宽是5Gbps。后来的FlexE版本,又推出了其它大小。)

FlexE的功能,简单来说,就是三个:捆绑、子速率、通道化。

  • 捆绑(Bonding)


捆绑,就是多根小水管,绑起来,给一个大数据流用。


多路PHY一起工作,支持更高速率。

例如,4路100GE PHY实现400G MAC速率。

  • 子速率(Sub-Rate):


子速率,就是一根或多根大水管,给一个小数据流用。


单一低速率MAC数据流共享一路或者多路PHY,并通过特殊定义的Error Control Block实现降速工作。

例如,在100G PHY上仅仅承载75G MAC数据流。

  • 通道化(Channelization):


通道化,是一根或多根大水管,给若干小数据流(或大数据流)用。


多路低速率MAC数据流共享一路或者多路PHY。

例如,在100G PHY上承载10G、40G、50G的三路MAC数据流。或者,在两路100G PHY上复用承载125G的MAC数据流。

来几个动图,看得更明白一些:

通道化

通道化

通道化+捆绑


总而言之,FlexE在不同基础设施条件下,实现了对不同业务带宽的支持。这就是所谓的“灵活性(Flexible)”。

基于FlexE通道化功能,运营商可以在现有线路上,构建端到端的管道。这些管道的服务等级可以不同。

大家应该也想到了网络切片。是的,Flex也能够满足网络切片的需求。

基于FlexE的5G网络切片(来源:《灵活以太网技术白皮书》)


FlexE在现有技术标准和设备的基础上,做了一些“小改动”,就实现了灵活的速率,更大的带宽,以及通道隔离。可以说是既省钱又好用。这样的技术,自然而然受到了大家的欢迎。目前,OIF已经将标准发展到了2.1版本。

现在,FlexE已经是公认的5G承载网关键技术之一,也是第三代以太网技术的核心。

三代以太网



关键字:FlexE  5G承载网 编辑:muyan 引用地址:http://news.eeworld.com.cn/wltx/ic486221.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日政府拨款2200亿日元,瞄准6G技术
下一篇:Analog Devices ADRF5545A射频前端贸泽开售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推荐阅读

5G承载标准化迈出关键一步:华为主导的FlexE 2.0标准成型
  华为提出的FlexE 2.0帧格式以及时间同步方案,在日前刚刚结束的5G承载关键技术灵活以太(Flex Ethernet,FlexE)国际标准会议中从多个提案中脱颖而出,至此,FlexE 2.0标准基本成型,5G承载国际标准化又迈出关键一步,华为在5G国际标准领域的技术领导力和标准话语权亦得到了充分体现。下面就随网络通信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相关内容吧。  FlexE将广泛用于5G网络分片、以太端口捆绑提升带宽等方面,是5G承载相关国际标准的核心技术之一。作为FlexE 2.0的提出者和立项推动者,华为在解决FlexE 2.0帧格式技术难题方面创新性地提出了沿用FlexE 1.0的规格平滑扩展,大幅降低业界芯片开发难度,从而有
发表于 2017-11-13
5G承载网到底有什么不同?
对承载网的误解。 承载网看似简单,实际上内部结构非常复杂。承载网的整个技术体系规模,一点都不输给接入网和核心网。 尤其是5G时代下,承载网的发展更是到了“疯狂”的地步,引入了很多高大上的黑科技,让人目不暇接,不明觉厉。 接下来,就让我慢慢给大家介绍。     5G承载网,到底要咋办?      从1G到4G,承载网经历了从低带宽到高带宽、从小规模到大规模的巨大变化。 如今的承载网网络,事实上已经非常强大和完善了。承载网设备的性能,也十分强劲。 机房里插满光纤的传输设备 
发表于 2019-06-24
5G承载网到底有什么不同?
5G承载网为何需要OTN3.0助阵?
集微网消息(记者 艾檬)5G最近利好不断,正加速走向商用,亦让网络承载迎来了挑战。相比于4G,5G的接入网(基站)发生了巨变,进而带动承载网(基站和基站之间、基站和核心网之间的连接系统)的嬗变。而满足5G高带宽、低时延和灵活组网的需求,需要分布式、虚拟化、云化、可编程的承载网“匹配”。作为5G承载网的主流技术,OTN(光传送网络)正不断扬长避短,开启3.0时代承接这一使命。5G承载网的变革随着5G标准的确立,MiFi类产品甚至手机类终端也将加快上市。随着终端的大量接入,以及5G的频谱使用、现有基站相对饱和的问题,5G的竞争将演变为光纤基础设施的竞争。为了保持网络的经济可行性,光纤网需要从架构到技术实现创新,以使日益增长的光纤
发表于 2018-06-26
美高森美携手NGOF,用OTN 3.0迎接5G承载网的变革
日前,美高森美(Microsemi)借“2018中国光网络研讨会(OptiNet China 2018)”期间,联手NGOF组织举办题为“新一代光传送网与5G承载:业界的合作和进展”。与会嘉宾除了Microsemi副总裁通信事业部总经理Babak Samimi,Microsemi资深产品经理郎涛之外,还邀请到NGOF组织的相关人员出席,包括5G承载工作组组长、中国电信李俊杰,NGOF城域光模块工作组组长、中国联通张贺以及NGOF 云&专线承载工作组组长、中国信通院赵文玉。郎涛说道:“一年之前,同样是在OptiNet China上,我们提出了从产业链角度看OTN在5G承载中的角色这一问题,现在刚好一年时间,我们也通过和运营商
发表于 2018-06-15
美高森美携手NGOF,用OTN 3.0迎接5G承载网的变革
中兴通讯完成业界首个5G承载网OTN低时延传输测试
近日,中兴通讯与某运营商合作,成功完成业界首个5G承载网OTN端到端低时延传输测试,为超高可靠超低时延通信(uRLLC,Ultra Reliable Low Latency Communication)业务的承载带来了新的曙光。下面就随网络通信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相关内容吧。uRLLC是ITU-R确定的5G三大主要应用场景之一,随着智慧医疗、极致工业控制、自动驾驶、触觉互联网、VR沉浸式体验等新型业务的兴起,uRLLC帮助我们节省时间、提高工作效率、提升产品精度、改善沟通交流体验。低时延是5G区别于前几代移动通信的主要特征,但也给承载网尤其是5G前传承载网带来了极大挑战。uRLLC业务要求时延小于1ms,分配给承载网设备的时延
发表于 2017-08-23
中兴加速5G发展,打造高效率低成本承载网络
 5G建设,承载先行。2015年,ITU正式定义了5G的三类典型应用场景,包括增强型移动宽带(eMBB)、大连接物联网(mMTC)和低时延、高可靠通信(uRLLC),5G业务对网络带宽、时延、可靠性、安全的要求,给承载网络带来了严峻挑战。在日前举行的MWC上海展上,多家厂商发布并展示了5G承载网解决方案,为5G商用未雨绸缪。下面就随网络通信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相关内容吧。作为5G的引领者之一,中兴通讯早在2月份的MWC上就发布了业界首家基于IP+光的5G前传回传一体化解决方案Flexhaul。本次展会期间,中兴通讯举办“承载网络转型”高峰论坛,正式发布了5G Flexhaul新品ZXCTN 609,并现场进行了关键技术FlexE
发表于 2017-07-04
小广播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20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