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任正非内部信:事业更大,责任更重

2019-07-12来源: 心声社区作者: 任正非关键字:任正非  华为

千古兴亡多少事,一江春水向东流。

 

小时候,妈妈给我们讲希腊大力神的故事,我们崇拜得不得了。

 

少年不知事的时期,我们又崇拜上李元霸、宇文成都这种盖世英雄,传播着张飞“杀”(争斗)岳飞的荒诞故事。

 

在青春萌动的时期,突然敏感到“李清照的千古情人是力拔山兮的项羽”。至此,“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又成了我们的人生警句。


当然,这种个人英雄主义,也不是没有意义。它迫使我们在学习上争斗,成就了较好的成绩。

 

当我走向社会,多少年后才知道,让我碰到头破血流的,就是这种“不知事”的人生哲学。

 

我大学没入团,当兵多年没入党,处处都在逆境中,个人很孤立。当我明白“团结就是力量”这句话的政治内涵时,已过了不惑之年。

 

想起蹉跎了的岁月,才觉得,怎么会这么幼稚可笑,一点都不明白开放、妥协、灰度呢?


“人感知到自己的渺小,行为才开始伟大”

 

我是在生活所迫,人生路窄的时候创立华为的。那时我已领悟到,个人是历史长河中最渺小的,这是人生真谛。

 

我看过云南的盘山道,那么艰险,一百多年前是怎么确定路线,怎么修筑的,为筑路人的智慧与辛苦佩服;


我看过薄薄的丝绸衣服,为上面栩栩如生的花纹而折服,织女们怎么这么巧夺天工!天啊!还有万里长城、河边的纤夫、奔驰的高铁……


我深刻地体会到,组织的力量、众人的力量,才是无穷的。

 

人感知到自己的渺小,行为才开始伟大。

 

在创立华为时,我已过了不惑之年。

 

“不惑”是什么意思?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中,等待人的心理成熟的一个尺度。而我进入不惑之年时,人类已进入电脑时代,世界开始疯起来了,等不得我的不惑了。

 

我突然发觉,自己竟然越来越无知。

 

不是不惑,而是要重新起步重新学习,时代已经没时间与机会让我不惑了,前程充满了不确定性。

 

我刚来深圳还准备从事技术工作,或者搞点科研,如果我选择这条路,早已被时代抛在垃圾堆里了。

 

我后来明白,一个人不管如何努力,永远也赶不上时代的步伐,更何况是知识爆炸的时代。


只有组织起数十人、数百人、数千人一同奋斗,你站在这上面,才摸得到时代的脚。

 

我转而去创建华为时,不再是自己去做专家,而是做组织者。


“我一度被称作甩手掌柜,不是我甩手,是我真的不会管理”


在时代前面,我越来越不懂技术、越来越不懂财务、半懂不懂管理,如果不能民主地善待团体,充分发挥各路英雄的作用,我将一事无成。

 

从事组织建设成了我后来的追求,如何组织起千军万马,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难题。

 

我创建了华为公司,当时在中国叫个体户,这么一个弱小的个体户,想组织起千军万马是有些狂妄、不合时宜的,是有些想吃天鹅肉的梦幻。

 

我创建公司时设计了员工持股制度,通过利益分享团结起员工,那时我还不懂期权制度,更不知道西方在这方面很发达,有多种形式的激励机制。仅凭自己过去的人生挫折、感悟到与员工分担责任,分享利益。

 

创立之初我与我父亲相商过这种做法,结果得到他的大力支持,他学过经济学。

 

这种无意中插的花,竟然今天开放到如此鲜艳,成就华为的大事业。

 


在华为成立之初,我是听任各地“游击队长”们自由发挥的。其实,我也领导不了他们。

 

前十年几乎没有开过办公会之类的会议,总是飞到各地去,听取他们的汇报,他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理解他们,支持他们。


听听研发人员的发散思维,乱成一团的所谓研发,当时简直不可能有清晰的方向,像玻璃窗上的苍蝇乱碰乱撞,听客户一点点改进的要求,奋力去寻找机会……


更谈不上如何去管财务了,我根本就不懂财务,我后来没有处理好与财务的关系,他们被提拔少,责任在我。

 

也许是我无能、傻,才如此放权,使各路诸侯的聪明才智大发挥,成就了华为。

 

我那时被称作甩手掌柜,不是我甩手,而是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去管。

 

今天的接班人们,个个都是人中精英,他们还会不会像我那么愚钝,继续放权,发挥全体的积极性,继往开来,承前启后呢?


他们担任的事业更大,责任更重,会不会被事务压昏了,没时间听下面唠叨了呢?


我相信华为的惯性,相信接班人们的智慧。


“华为险些崩溃,我的压力大到极致,好在‘轮值制度’救了我们”


到1997年后,公司内部的思想混乱,主义林立,各路诸侯都显示出他们的实力,公司往何处去,我不得要领。

 

我请人民大学的教授们,一起讨论一个“基本法”,用于集合大家发散的思维,几上几下的讨论,不知不觉中“春秋战国”就无声无息了。人大的教授厉害,怎么就统一了大家的认识了呢?


从此,开始形成了所谓的华为企业文化,说这个文化有多好,多厉害,这不是我创造的,而是全体员工悟出来的。

 

我那时从一个甩手掌柜,变成了一个文化教员。

 

image.png


业界老说我神秘、伟大,其实我知道自己,名实不符。我不是为了抬高自己而隐起来,而是因害怕而低调的。

 

真正聪明的是十三万员工,以及客户的宽容与牵引,我只不过用利益分享的方式,将他们的才智粘合起来。

 

公司在意志适当集中以后,就必须产生必要的制度来支撑这个文化。


这时,我这个假掌柜就躲不了了,从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大约在2003年前的几年时间,我累坏了,身体就是那时累垮的。身体有多项疾病,动过两次癌症手术,但我很乐观。


那时,要出来多少文件才能指导、约束公司的运行。那时公司已有几万员工,而且每天还在不断大量地涌入。你可以想像混乱到什么样子。

 

我开始理解,社会上那些承受不了的高管为什么选择自杀。当问题集中到你这一点,你不拿主意就无法运行,把你聚焦在太阳下烤的时候,你才知道CEO不好当。

 

每天十多个小时以上的工作,仍然是一头雾水,衣服皱巴巴的,内外矛盾交集。

 

我人生中并没有合适的管理经历,从学校到军队,都没有做过有行政权力的“官”,不可能有产生出有效文件的素质,左了改,右了又改过来,反复烙饼,把多少优秀人才烙糊了,烙跑了……


这段时间的摸着石头过河,险些被水淹死。


2002年,公司差点崩溃了。

 

IT泡沫的破灭,公司内外矛盾的交集,我却无能为力控制这个公司,有半年时间都在做噩梦,梦醒时常常哭。


真的,如果不是公司的骨干们在茫茫黑暗中,点燃自己的心,来照亮前进的路程,现在公司早已没有了。这段时间孙董事长团结员工,增强信心,功不可没。

 

大约2004年,美国顾问公司帮助我们设计公司组织结构时,知道我们还没有中枢机构,真实不可思议,而且高层只是空任命,也不运作,提出来要建立EMT(Executive Management Team,经营管理团队)。


我不愿做EMT的主席,就开始了轮值主席制度,由八位领导轮流执政,每人半年,经过两个循环,演变成今年的轮值CEO制度。

 

也许是这种无意中的轮值制度平衡了公司各方面的矛盾,使公司得以均衡成长。

 

轮值的好处是,每个轮值者在一段时间里,担负了公司COO的职责,不仅要处理日常事务,而且要为高层会议准备起草文件,大大地锻炼了他们。

 

同时,他不得不削小他的屁股,否则就达不到别人对他决议的拥护。

 

这样他就将他管辖的部门,带入了全局利益的平衡,公司的山头无意中在这几年削平了。

 

经历了八年轮值后,在新董事会选举中,他们多数被选上。

 

image.png


我们又开始了在董事会领导下的轮值CEO制度,他们在轮值期间是公司的最高行政首长。


他们更多的是着眼公司战略,着眼制度建设,将日常经营决策的权力进一步下放给各BG(企业业务)、区域,以推动扩张的合理进行。

 

这比将公司的成功系于一人,败也是这一人的制度要好。

 

每个轮值CEO在轮值期间奋力拉车,牵引公司前进。他走偏了,下一轮的轮值CEO会及时去纠正航向,使大船能早一些拨正船头,避免问题累积过重不得解决。


“真正的精英,是在时代浪潮中,被众人合作抬到山顶的”

 

我不知道我们的路能走多好,这需要全体员工的拥护,以及客户和合作伙伴的理解与支持。

 

我相信由于我的不聪明而引出来的集体奋斗与集体智慧,若能为公司的强大、为祖国、为世界作出一点贡献,廿多年的辛苦就值得了。

 

我的知识底蕴不够,也并不够聪明,但我容得了优秀的员工与我一起工作,与他们在一起,我也被熏陶得优秀了。

 

他们出类拔萃,夹着我前进,我又没有什么退路,不得不被“绑”着、“架”着往前走,不小心就让他们抬到了峨眉山顶。

 

我也体会到团结合作的力量。这些年来进步最大的是我,从一个“土民”,被精英们抬成了一个体面的小老头。

 

因为我的性格像海绵一样,善于吸取他们的营养,总结他

[1] [2]

关键字:任正非  华为

编辑:baixue 引用地址:http://news.eeworld.com.cn/xfdz/ic467551.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OPPO A9x新增8GB+128GB版本机型 搭MTKP70+水滴屏
下一篇:首尔半导体起诉Conrad电子侵权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推荐阅读

华为在“被禁”的60天里--烧不死的鸟终成凤凰

“烧不死的鸟终成凤凰”。 这句出自任正非2018年1月中旬一场内部演讲的话,正逢其时。自今年5月中旬被美国列入“实体清单”以来,华为虽一波三折,但最终在曲折中前进。  据环球时报援引多家外媒报道,美国商务部将给部分美国企业发放许可,允许这些企业继续与中国的华为公司做生意,向该公司出售产品。 这一消息也得到了美国商务部官方网站的确认。但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同时强调,华为仍然在美国商务部的“黑名单”上。 7月12日,当被问及美国近期对华为政策的反复时,华为董事长梁华与此前对特朗普“松绑”华为态度一致,“我们对特朗普总统的表态表示理解,但从现在来看,(情况)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 
发表于 2019-07-16
华为在“被禁”的60天里--烧不死的鸟终成凤凰

任正非受《观点》采访实录:美国在5G上未来可能会落后

今(9)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了任正非此前接受法国《观点》周刊采访实录。这篇采访实录干货满满,任正非分享了自己年轻时的经历,以及对鸿蒙,5G,人工智能等技术,地缘政治,华为公司的发展和管理体系的见解。关于5G,任正非表示,华为提供的5G设备是世界最好的,两、三年内世界上不会有任何一个厂家可以赶上。供应不会有问题,公司的生产仍然热火朝天。任何一个产品的先进性不能意味着是高成本,应该是高价值。5G应用以后你就知道,将来美国可能是落后国家。关于最近受到极大关注的鸿蒙操作系统,任正非表示,我们有数千块电路板,电路板都要有操作系统。鸿蒙操作系统是一个面向确定时延系统的操作系统,实现系统端到端处理时延是精确到5毫秒,甚至更低的毫秒级乃至亚毫秒级
发表于 2019-07-09

任正非称“鸿蒙”适用于自动驾驶,华为或成该领域隐形王者

鸿蒙”是华为开发的自有操作系统,它能将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智能穿戴统一成一个操作系统,并且比安卓系统快60%。图片来源:华为官网华为正在成为自动驾驶领域的“隐形”王者。近日在接受法国《观点》杂志专访时,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表示,“鸿蒙”操作系统完美适应物联网,还能够应用于自动驾驶。这意味着继5G技术和巴龙5000芯片之后,华为在操作系统层面也完成了有关自动驾驶的布局。“鸿蒙”是华为开发的自有操作系统,它能将手机、电脑、平板、电视、汽车、智能穿戴统一成一个操作系统,并且比安卓系统快60%。按照任正非的说法,华为的5G技术在全球领先竞争对手2-3年,这让其在有关自动驾驶的通信基础设施方面占据了制高点。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在去年
发表于 2019-07-08
任正非称“鸿蒙”适用于自动驾驶,华为或成该领域隐形王者

任正非谈华为鸿蒙系统:有信心打造全球生态

今天华为心声社区发布了近期任正非接受《金融时报》采访纪要,在采访中,任正非谈到了对新操作系统“鸿蒙”的看法,首先,鸿蒙系统的产生,本身并不是为了手机用,而是为了做物联网来用的,比如自动驾驶、工业自动化,因为它能够精确控制时延在五毫秒以下,甚至达到毫秒级到亚毫秒级。操作系统最关键的是建立生态,重新建立良好的生态需要两、三年左右的时间。我们有信心依托中国、面向全球打造生态。下面是任正非接受《金融时报》采访纪要全文:1、《金融时报》记者James Kynge:最近大家都看到了一幅很有名的照片,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一架伊尔-2飞机,听说您很喜欢这张照片,可不可以告诉我一下,为什么喜欢这张照片?您认为这张照片可以作为华为的比喻吗?现在华为面临
发表于 2019-07-08

鸿蒙可用于多种设备,比安卓快60%,或8月亮相

自从鸿蒙系统被披露以来,就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法国著名新闻周刊《观点》近日对任正非进行了采访,撰写了一篇长达15页的专题报道。这篇文章有一部分就谈到了鸿蒙系统。  鸿蒙系统可以用在多种设备上,这是任正非所透漏的。谈到鸿蒙系统的细节,任正非表示,该系统响应速度很快,处理延迟小于5ms,可以完美适配物联网,还可以用于自动驾驶上。 “我们构建这个系统,为的是能够同步连接所有对象。这就是我们走向智能社会的方式。”任正非说。 当被问到鸿蒙系统与安卓和Mac OS X相比如何时。任正非的回答是很有可能。他以一份技术报告为论据,指出华为的系统比安卓要快60%。 不过,他也承认,与安卓或苹果相比
发表于 2019-07-08
鸿蒙可用于多种设备,比安卓快60%,或8月亮相

伟创力为何被华为踢出供应链,或进“不可靠实体清单”?

倍受业内关注的“美国对华为禁令”近日有了新的进展。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政府一名高级别官员近日透露,可能最快在未来两到四周时间内,批准一些公司重新向华为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而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称,在不影响所谓的美国安全的情况下,可以重新批准一些公司向华为销售商品。 就在诸多美国企业恢复对华为供货之时,业内最新报道称,作为华为重要合作伙伴(主要代工华为的手机、笔记本等产品)的美国企业伟创力却被华为从供应链体系中剔除。那么问题来了,伟创力到底做了什么? 釜底抽薪 恶意扣押属于客户物权的原料实际上,早在上述最新批准之前,美国相关芯片企业美光、英特尔等已经开始陆续恢复向华为部分供货。更早些时候,博通、高通、英特尔等受限于华为
发表于 2019-07-19

小广播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9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